最新第363章 下车
    下载说明

    更新时间:2021-04-19 21:44:21

    我要打赏
    是干嘛的
    打赏共501445恒币
    官方版可靠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支持安全

      我要评论
          日志计划
          评论共6976条
          应用旧版

          电脑版免费下载
          安白

        1. 妖妃她不想祸国殃民了
          功能APP

          秦书凯刚工作来的时候,这个女人就住在这边,到现在还没有结婚,也没有看到交男朋友,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因为是美女,秦书凯和李成万也曾经有想法,可是这个美女似乎对他们的兴趣不是很大,又听人介绍说,这个女人眼光高,根本看不上一般的男人,所以心里也就是望而止步了。

          回复(44)

          陵浅

        2. 自创草诗统编
          资源下载

          刘大明帮自己调动工作到发改委,自己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难不成自己还指望这老男人供养自己一辈子,再说,这个老男人也是靠不住的,不过是把自己当成是发泄的工具。

          回复(84)

          雯雨

        3. 清风南意
          指导攻略

          作为刘大明的马子,王娟多少听说一些关于邱科长巴结领导,帮领导家掏下水道,搬煤球的事情,所以从心底里瞧不上这两面三刀的女人。

          回复(47)

          蓉亭

        4. 我成帝了金手指才来
          指导其他

          当董云霄和自己闹事的时候,王娟为什么不出来,为什么看不到这个女人?***,这个女人难道要陷害自己?王娟此刻也在班上,不过是在发改委副主任刘大明的办公室里。

          回复(18)

          白清年

        5. 我有一面招魂幡
          游戏规则

          李成万就说,就我这模样,你也知道,要想找个条件相当的美女还真难,就为了得到这漂亮媳妇,我他妈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都超能力做了。再说了,她一个小企业的工人,找到我这么一个端铁饭碗的公务员,也差不到哪去,谁吃亏谁赚便宜还没准呢。

          回复(86)

          窈莹

        6. 他是小神仙
          游戏中心下载

          周围几个人一下子就被吓到了,瞬间就停住了脚步。只是那董云霄没有停下里,嘴里还一边喊着啊啊啊的一边往前冲。秦书凯看着已经瞬间冲到第一位的董云霄,五指张开,冲到董云霄的面前,一把抓住了董云霄的肩膀,用力一甩,向边上退出几步,倒在地上。“***,还敢打人!”

          回复(61)

          楚笙

        7.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官方版升级版

            书友还读过

            仙武猎神传
            各种活动

            仙武猎神传
            相关下载

            玄幻  |  夏颜伊

            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陈啊,一定要努力啊,我信你行,这样吧,你先跟刘去宿舍,安排好住的地,再去办公室,有什么事定要来找我啊。”说这话时候,她手上的力度大了些,胸前那鼓囊的东西有摆动。我看着张指导的脸点头说好。然后跟着刘姐来,出门的时候,我在心骂了一声**。为毛线我这么说,因为我刚才一进去就从那张指导的眼镜片上见反射的图像,居然是两纠缠在一起的**!这尼玛到底是有多寂寞,大白天,居然在办公室里看毛片那张指导虽然跟我聊天的把握的很好,但是眼里偶流出异样的光芒,让我心肚明,这老女人八成是思了!都说这女子监狱里多糜乱,我这才见了一个指员,居然就遇到这事,有思,这真他娘的有意思啊都说这三十如狼四十虎,着这话一点不假啊。我住宿舍不知道在哪,跟着前的刘姐走,期间路过一个铁丝网围住的校场,那刘从前面对我说:“别往校那边看啊。”她要是不说我还或许不看,这么说了我肯定是要偷瞧了,我还为是什么东西,这仔细一,那被铁丝网围成的校场,有几个穿着深颜色的衣的人,仔细一看,我去,不是女囚么!这是我第一看见女囚,而且是在那类于笼子里面看见的女囚,看见她们,那些女囚也同看见了我,就算是我不扭,她们也看见了我。对于些女犯人,我是比较好奇,本想多偷瞧几眼,但是下来发生的事情,我怎么想不到了。那校场上离我较近的那些女犯人,居然嗷叫着朝我跑过来,那感就像是小时候看见村里的疯子跑一样,愣头愣脑的嘴里还撕心裂肺的喊着:男人,是男人!”你们见疯子或者神经病吗,或者,你们见过动物园的笼子的猴吗?那些女犯人像是了一样,嗷嗷朝着我跑过,跑的最快的那个已经到铁丝墙边上了,她使劲从铁丝的窟窿里赛出胳膊,棉衣都被撸铁丝撸了上去露出白花花的胳膊,疯狂摇晃着胳膊:“男人,男啊!”更多的犯人都围了来,有的学着第一个人把伸出来,有的拽着铁丝网哗哗的摇晃着,还有女犯,直接手脚并用,开始爬铁丝网。我丝毫不怀疑,现在要是落在她们手里,些人会把我直接撕烂。在身边的刘姐冲着那些犯人道:“滚,发什么浪,看你们这些贱货,见到男人浪起来了,在叫唤,一人一分!”我不知道这一分于他们来说什么概念,但刚才还像是磕了春药一样女犯人,听见要扣分,都叫唤了,也不闹腾了,但她们还眼睛红红的,看的心里直发毛,虽然没了动,但更像是暴风雨前面的静。刘姐又骂了一会,对我说:“都是你害的,一大老爷们,来什么女监狱看看她们骚的!”说完就前面带我继续往前走,我时的偷偷看着铁丝网里的些女犯人,我们往前走,们在里面扒着铁丝网,一跟我们往前走,虽然不说,但是眼睛是通红的,手要被铁丝网勒破了。我一喜欢女生主动,但是第一见这事,我还是被吓的不。终于是离开了那个校场又从几个很高的楼旁边绕,到了管后勤的地方,那东西的大妈看我像是看鬼样,发给我被褥还有洗漱品,我和刘姐走的时候,老大妈还嘀嘀咕咕,不知在说什么。又走了三分钟就到了监狱后面的宿舍楼这里基本上住的都是监狱的工作人员,刚一进楼,就闻到一股味,说不出来什么味,反正是上学时候女生宿舍能闻到。一楼还点,等到了二楼,我就有鼻血的冲动了,这走廊里,居然三三两两的挂着几小丨内丨裤和胸罩,我估是走廊向阳的原因,这小内丨裤各种颜色的都有,然不是丁字裤那种的性感衣,但是花花绿绿,还有带着蕾丝,看的我都有偷条回去的冲动。不过那刘不合时宜的说着:“看看,小心长鸡眼!德性!”为是冬天,这宿舍门都是着的,所以直到我进了我己的宿舍,都没有撞见有么**妹子之类的,不过那内衣丨内丨裤倒是让我看个够。宿舍是两人一间,因为我是男的,所以我自住一间,屋子里两张床,左一右,有一张桌子,俩凳橱子什么的一一俱全,至还有空调暖气,比我租房子条件都要好。我把东放在左边的那张床上,屋暖气足,我把外套脱了仍床上,那刘姐冷着脸冲我:“干什么,看不见有女在这,耍流氓啊!”我去我想狠狠的把这张臭脸给在脚底下,但是我刚来,想惹事,我不知道怎么惹这狗ri的了,一直针对我,等我熟悉了之后,一定这王八蛋好看。我也没理,开始收拾起床铺,刘姐了一声,指着墙上贴着的张白纸说:“这是卫生条标准,你按照这个来打扫生,要是不合格,扣分!对,扣钱!”我抬头看了那贴在墙上的条文,点了头。那刘姐等我把东西收好之后,把我重新带回到个办公楼,这监狱里面的筑不少,我看见围着铁网那种真正关押犯人的监狱有好几幢,这应该就是所的不同监区,还有几个好是厂房一样的建筑,虽然奇,但是我也没问。刘姐带我去张指导那,直接把带到二楼,到了标着心理询的房间门口,对我说:这就是你办公室,没事不乱跑,只能在办公室里,班之后不准乱逛,吃饭后接回宿舍。”说着她,推门走了进去,这办公室不,就在靠玻璃窗户的那块一张办公桌,一个人的话这办公室显得空了一些,过在北面,有一张很大的子,一边一个椅子。刘姐靠窗户的那个抽出一本书厚厚的,上面写着女子监守则,对我说:“你仔细看这本书,你想知道的是i去哪个,在这上面都有,上有电话,但是只能打内,桌面玻璃上压着所有科的联系方式,你的警服我会给你送来,你还有什么问的吗?”说完这话的时,她皱着眉头,一脸的不烦,我赶紧说没有,她扭就走了。等到那刘姐走了后,硕大的办公室就剩下一个人,我抬头看了看窗那还不曾长出嫩芽的树木心里没有来的发慌,这真是我想要的生活么,仅仅来了半天,我对这个地方然产生了无与伦比的恐惧我到底是来工作了,还是坐监了。我想给大长腿发短信,但是手机被收了上,我在通讯录上找有没有么茹的,但是上面科室比多,具体叫什么茹的,还没找到。好在这里还有一电脑,我打开电脑,开机后,打开网页,还好,能网,可是等我上qq之类的聊天软件,我去,居然提不能上,这东西都被限制,而且就算是上网,限制也很多,别说是上黄网了就算是看黄色图片都不行

            小阔爱她甜软可口
            资源下载

            小阔爱她甜软可口
            资源下载

            玄幻  |  贺然许

            随后,把脱到半的睡衣穿上然后躺在了床,示意我过来己脱,婉儿还开了腿,把双放在她自己的处不断地抚摸。看到她这个势,我仅存的智也荡然无存我把身上的外脱下,扔到了上,然后向她去,我手慢慢伸进她的睡衣,抚摸着她那弹可破的肌肤一路上升,在快要握住那并突出的胸部时婉儿却突然大起来。“李玥你在干嘛,我你妹妹啊,啊…爸,救命啊”我一愣,她是突然怎么了养父原来是当的,据说还是尖部队,差点进了特种兵,睡觉很敏感,一有动静就能来,再加上婉叫的这么大声自然是能听到。“砰”的一,门被踹开,父一脸震惊的着我,然后看我的手在婉儿睡衣里面,顿怒不可遏,他我拉了过来,啪就是两巴掌扇的我脸颊微红肿。这时,母也进来了,看着我,又看衣衫不整,正微微抽泣的婉,明白了怎么事,她神色复的看着我说,儿,你太让我望了,然后头不回地离开了的房间。被人解的感觉很难,平时对我最的养母说出了种话,我当时都快要碎掉了房间里,只剩我和养父还有儿,婉儿躲在子里微微啜泣“爸,不是这的,我……”你还狡辩?我看见了,还想辩?”养父用指着我,气的身发抖。这时婉儿从被子里出头说道:“,我有道题不,想让李玥帮看看,可他一来就对我……我要做……”没说完,婉儿哭了起来。“!没!有!”攥紧了拳头,着养父,字字锵的说。“爸不信你可以看桌子上的作业我真的是让他来帮我解题的”婉儿哭的更了,她这演技能拿小金人了“滚出去,滚离开我家。”父冲我吼道。知道我说什么没用了,毕竟对他们来说是外人,他们是么也不会相信的,哪怕我说是真事,是实。我走出了家,发泄似的用把门一关,发巨大的声响,关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婉儿嘴角带着一抹意的看着我。时夜已经深了我不知道我能哪,兜里又没钱,坐在马路发呆着,冷风断吹啸而过,带着我的心也得冰凉无比。怎么也没有想,婉儿竟然会我下套,让我里钻,平时那相信她……我到十分无助,始想念小时候爸亲妈没有出外的时候,一人快快乐乐,开心心的样子又想到小时候孤儿院,和别小伙伴一起玩的时光,一时间,我感到了所未有的迷茫重新回到家里,养母把我拉他们的卧室,我和婉儿不能在一个屋檐下,还说我是哥,妹妹小,做哥的得让着妹之类的话。我着他们,没说,等待着下文其实,婉儿也比我小四五个吧,也小不到去。养母见我吭声,她也不话了,养父叹口气,说你和儿这样下去总吵架的,要不去住宿吧。我子“嗡”的一,一片空白,着他们这是觉我多余的,要我走啊。呵呵…我果然是外啊,本来还以在他们家呆了八年了,能真实意的把我当家人。我低下,轻声笑了笑没说话。养母声说道:“我道你心里挺难的,但是你和儿得去住宿一,婉儿性子傲我和你爸跟她的话,指不定到哪去,所以能委屈你了,过还好,每个期的星期六星天还是能回家。”养母的眼中充满了愧疚我从她的眼神读出了一丝无,我知道,因婉儿,养母也办法,更何况母把我从警局回来,我也就足了。我并不那么让养父养讨厌。我擤了鼻子说,行,就是住宿吗,挺好的,有更时间学习,还用给婉儿洗衣。第二天一早养父带着我去导处申请住宿我也就当天带东西搬到了宿,不过我和婉还是同桌,上的时候,该见还得见面,有候老师让同桌人讨论问题的候,倒是挺尴的,我俩谁也搭理谁。时间长,婉儿开始我了,她因为亮,也爱玩,学校里认识了少朋友,她煽着那些朋友来负我,不是我笔被掰断了,是我的本子上脏脚印。婉儿所以这么做的因就是希望我老师申请,不和她做同桌,是吧,我又想了养父养母的衷,就是希望俩关系能好才样的,我也就跟老师说。婉见我这样,也无奈了,她自跟班主任申请调换座位,可班主任想让她我坐在一起能我带动她的学成绩,也是不意。婉儿知道学期我俩是同定了,欺负我就更凶了,基上三天两头都找外班人的人放学就堵我,些人堵我的理是问我要钱花我也每次都给们钱,希望他能够放过我,而久之,班级的同学甚至是师都知道我是懦弱的性格,渐地,班里的学们也对我不是掰断笔和在子上踩脚印那简单了,有时还趁我上厕所时候,把我书拿出来在走廊当球踢。起初老师还会教训些同学,但是间一长了,老对我的眼神中带着轻蔑,不,哪怕我是个级学习前五的学生。我委屈我怨恨婉儿,是我一直忍着不想在让养父母为难了。这的生活伴随了好久,直到有次上体育课回。当时的我,为身边没有朋跟我玩,体育也跟老师请假独自一个人在室里写着作业当下课后,同们都陆陆续续来时,我发现儿并没有回来直到下一节上铃响了我才看婉儿姗姗来迟她的脸色还红扑的,眼神飘不定,连跟老报告都没喊就接进来了。这课是地理课,理老师是个年很大的老太婆在她的课堂上即使我们是实班也是乱糟糟,都不想听课原因就在于每老师上课讲个几分钟后,接来的时间就让们自习,她也管了。我做完记后,余光看婉儿身体微微抖,双腿还在回磨蹭,看到一幕,我吓了跳,我吞了吞水,偷偷地看婉儿。婉儿接来的动作更是我惊讶万分,慢慢的把她白的右手伸到她腿之间,隔着子开始摩擦着嘴里还若有若发出呻吟声。见她弄的兴起也没注意到我看,索性就光正大的盯着她腿目不转睛的着。我怎么也想到,平时对凶巴巴,很厌我的妹妹竟然这种人,实在让我大跌眼镜随后,婉儿估也是觉得隔着子弄有点不舒吧,竟然当着的面把手伸进子里面,我估她以为我还在心致志的学习才有这么大胆。

            无声之咒
            详细介绍

            无声之咒
            特色演示

            玄幻  |  顾南歌

            我耐心地说:“我什么都没听说,我想我的意思你没明白,我不惹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我做人的则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上官骄不服气地说:“你坐在这个位上,你以为你不想找麻烦,麻烦不来找你。你又是空降下来的,傻子都看得出来你前途无量。别一个小小的局长,就算是江海市长的位子说不定早都给你预留着。”上官天骄确实是个聪明的女,但女人太聪明了未必是什么好。虽然她说得有道理,可在江湖混讲究心照不宣,大家心里都明,可谁都不会轻易说破。这丫头然和我关系还不错,但说话也太便了,简直是信口开河了。我认地说:“我承认你说得有道理,这又怎么样,难道我要搬起石头自己的脚。实话跟你说,其实我从政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如果我选择,我更愿意去经商,而不是在办公室里看这些无聊的文件。以上官同志,请你以后在办公室话还是要注意分寸。”上官天骄底是个聪明人,听出我的话外音吐了吐舌头,乖巧地说:“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我告诉你个小消息,你想不想听?”我假装非感兴趣地说:“什么小道消息?来听听。”上官天骄神秘地笑了,说:“也是关于你的。”我不烦地说:“你怎么又来了,还没了是不是?”上官天骄满脸委屈说:“不是刚才的事,是关于你私生活的。”我心里一阵紧张,的私生活怎么会传到局里面?我讶地问:“什么私生活,我平时非是和几个朋友去酒吧喝喝酒,有什么小道消息。”上官天骄说“就是关于你喝酒的事,听说你天晚上半夜带着一个女人去酒吧酒了,喝完酒还……”我吓了一,这消息传得也太快了。我的第反应是,肯定与林娜娜有关。这不知好歹的臭丫头,放了老子的子不说,居然还敢传我的闲话。黑着脸说:“还什么,你继续说”上官天骄轻笑了一声,说:“和那个女的去开房了呗,据说那女的又肥又难看。唐局,我说句不爱听的,我真没想到你平时不声色,居然这么重口味。”我已确定是林娜娜这个**养的给我传的闲话了,同时我也感到十分后,一直以来我都坚持兔子不吃窝草的原则,这次刚有突破这个原的念头就遭到了惩罚。其实我刚进局里就对上官天骄有想法,当,局里对上官天骄有这个想法的人不在少数,可我一直都坚持这原则,有两次我和上官天骄一起差,我都忍住了自己灵魂里蠢蠢动的欲望。这次居然被一个小姑耍了,恨得我牙根疼。我假装恼地说:“哪个王八蛋敢造我的谣是不是不想混了。”上官天骄说“哟,你看你就这点承受能力,点都沉不住气怎么能成大器。刚还口口声声说对从政没兴趣,一脸就摆出局长的威风吓唬人。”说:“这纯粹是胡说八道,我昨确实和几个朋友去酒吧喝酒了。朋友和她女朋友吵架,让我帮他劝他女朋友,怎么就变成我和一又肥又难看的女人去开房了。”官天骄惊叹道:“看来传言不虚,你还真和一个女人半夜跑到酒去了。”我不服气地辩解,说:我去酒吧怎么了,我为什么就不去酒吧了。”上官天骄说:“你然能去酒吧,你不仅能去酒吧,还能去夜总会呢。你又没结婚,算是找了个女人去开房也正常。长也是人嘛,也有需求,这有什大不了的,你至于激动成这样吗牛局和办公室副主任王莉在自己公室办事被人撞破了,全局的人知道,人家不还照样当局长嘛,怕什么啊。”我说:“可恨的是些人凭空猜测,我要真找了个女去开房也不冤枉。可我确实没有,这不是乱扣帽子嘛。”上官天劝慰说:“好了唐局,一点小事必要往心里去。我还有点工作要,先出去了。我就不打搅领导工了。”我说:“你等等,帮我查是谁传的谣言。我一定要找她掰掰扯,她凭什么给我乱戴帽子,直太不像话了。”上官天骄眨巴眼睛,说:“你真想搞清楚?”态度坚决地说:“必须搞清楚,要把这些谣言的源头找出来,让当面向我道歉。”上官天骄说:好吧,我尽快帮你查清楚。不过如果帮了你这个忙,你怎么感谢?”我说:“我请你吃饭怎么样”上官天骄不屑地说:“吃顿饭想把我打发了,那我不成了要饭了,没这么便宜。”我纳闷地吻“那你想要什么?”上官天骄想想,说:“这我得好好想想,总我查出来你就欠我一个人情,以你必须还我。”我说:“好吧,算我欠你一个人情,尽快帮我搞楚。”上官天骄得意地笑了起来她清脆的笑声在我的办公室里回着。上官天骄一边笑着,一边转扭动着屁股走了出去。我盯着上天骄的臀部,心里却想起了别的。其实不用特意去查,我就知道定是林娜娜传出去的,我之所以上官天骄去查证,就是想把这件做实,好好整整这个可恶的丫头下午四点多钟的时候,我把近期要处理的工作基本都处理完了,心感到一阵轻松。看看时间已经五点了,心里开始盘算起下班了干什么。也许我应该先去风和日广告公司去看看近期的业绩,顺再和副总叶琳谈谈下一步的计划晚上再约个人去郑大厨饭店去吃,让李嘉文给我汇报下这个月的营情况。我说过,我对经商的兴大过从政,经商赚钱让我更有成感,所以几年前我先用妹妹杨洋名字注册了风和日丽广告有限公,然后又用杨洋的名字注册了一郑大厨餐饮有限公司。广告业务和日丽主要做江海市的户外广告平面设计,这几年业务逐渐增加盈利还不错。郑大厨饭店是我和小郑天浩合伙开的,他出人占百之三十的股份,我出资占百分之十的股份,另外百分之十给了负饭店管理的李嘉文作为入伙的干。郑天浩是江海市著名的大厨,菜做饭的技术绝对一流,但不懂营,于是我从别的饭店挖了李嘉过来做董事副总经理,负责饭店全盘运营。想到这里的时候,我自己的安排十分满意,这样做不能随时掌控我旗下两家公司的情,还什么都不耽误。这时候我的机响了起来,看了看来电显示,个陌生号码。我犹豫了一下,还接通了。一个女人的声音说:“大少,猜猜我是谁。”这种无聊把戏只有女人才会玩,不用猜我能听出是张萍的声音。这个女人真来劲了,才几个小时不见就给打电话。奇怪的是,我们根本就有互换电话,她怎么会有我的手号码?我说:“是张萍吧,有什事吗?

            巫在回归
            收藏回复

            巫在回归
            ios游戏下载app

            玄幻  |  浅慕

            刘大明把女人轻轻的搂在怀,愤愤不平的口气说,这董霄也太不是东西,晚上对你下得了手,他哪里还把你当是他的老婆,不过今天的事幸亏那个秦书凯做了替身,则,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情况女人眼里噙着泪问道,老刘你说我现在该怎么办?那个是不能再回了,我这肚子里是你的骨肉,你可不能不管啊,再说,那个秦书凯现在一定要自己给他个说法。刘明听了这话,心里不由暗暗了一口气。董云霄跟王娟的事,他是介绍人,那就是为己的马子找个合法的老公,初就是因为王娟怀上了,他心想要王娟帮自己生个儿子来,才会出此下策,却没想,事情竟然横生枝节,儿子没生出来,自己跟王娟的事倒是差点被董云霄给撞破了身为官场的老狐狸,刘大明里明白此事的重要性,现在重要的问题是一定要安抚住娟,绝对不能把自己这个正奸夫给秃噜出来,否则的话自己在陵水县为官多年的一英名就算是彻底毁了,这还算,其他方面的负面影响多胜数。人到了最危急的关头首先考虑的一定是自保,这一种本能,刘大明亦是如此刘大明伸手拍了拍王娟的肩说,没事,大不了跟董云霄婚,再说,董云霄知道这个情,也不可能和你过日子了你放心,你的住处我来安排至于董云霄那边,我也会想法让他尽快答应跟你离婚,现在的任务是安心养胎,你知道的,我家几代单传,我婆又生了个女儿,现在计划育抓的这么严,根本就指望上我老婆能生二胎,你肚子的这个可是我刘氏宗族传宗代的希望。王娟可能是没想刘大明竟然说出这样的解决题办法,她心里不由一凉,刘大明建议的解决方案,自岂不是成了刚结婚就离婚的声不好单身母亲,领着一个生子以后一辈子过着被人指戳戳的日子?遇到关键问题时候,王娟把刘大明看的更了,这老男人心里压根只是恋自己的年轻貌美,从来没身处地的真心替自己想过,倒是想得美,还指望让自己他生儿子?做梦去吧!见王沉默不语,刘大明也意识到己对此事的表态有些操之过了,必定引起了女人的内心快,赶紧补充说明道,你放,只要你把儿子生下来,我定会好好的补偿你的,对你孩子负责的。王娟伸手把刘明耷拉在自己肩膀上的那只拿开后,往前走了两步,坐刘大明办公室的木制沙发上轻轻的摇头冷笑了一声说,主任,你准备怎么补偿我?大明被王娟的问题一下子问了,是啊?他不过是陵水县改委的一个副主任罢了,把娟从工厂调动到机关来,已是费劲了九牛二虎之力了,己还能怎么补偿她呢?像是定了决定一般,刘大明低沉口气说,我那里还有一万块私房钱存款,这钱我老婆是知情的,要不,你先拿着用那会一万块的概念相当于现的百万富翁,一旦某处出现“万元户”,是要被报纸新大肆宣传的。王娟听了这话脸上的表情倒是一下子愣住,在机关呆了一年多,小女也精明了不少,懂得机关人子里玩火的那一套。她故意出一副不在乎的表情说,老,你还是先拿出来看看再说,你也不过是县发改委的副任,一个月工资几百块,哪来的一万块存款?你当我是岁小孩呢?刘大明见王娟不他说的话,急切的口气解释,那都是我帮底下人要项目金的回扣,这些年聚起来,共也就这么些钱了,只要你儿子生下来,这钱就是你的“不行,你得先把钱打到我账户上,否则的话,我怎么定你的确有这笔钱?”刘大低头沉思了片刻,终于艰难做出决定,他点头说,好吧我可以把钱打到你的账户上但是你也必须兑现承诺,把子给我留着。王娟扭着屁股身要离开,临走时冲着刘大来了一句,先把钱打过来再吧。从刘大明的办公室出来,王娟心里其实早已做好了掉孩子的准备,先不说孩子下来要背上一个私生子的身,按照眼下的情况,离婚是所难免的,自己还这么年轻想要再找个男人不难,可要带上个孩子,那可就说不定。刘大明帮自己调动工作到改委,自己也付出了相当的价,难不成自己还指望这老人供养自己一辈子,再说,个老男人也是靠不住的,不是把自己当成是发泄的工具秦书凯正着急到哪里去找王呢,王娟却大大方方的推门来了。一进门像个没事人一,径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下,处理办公桌上的一些文。瞧见王娟进门,其他三人目光一下子全都聚焦到这女的身上。可是,这女人很是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秦书凯有些激动,头一个站身,走到王娟面前,一副激的口气质问道:“王娟,咱也算是同事一场,你为什么诬赖我?“王娟根本就眉头头,一头雾水的样子反问秦凯:“小秦,你这唱的哪一啊?我什么时候诬赖你了?陷你什么?”秦书凯倒是被娟给反问住了,一时愣怔在里。***,这是什么世道,难道是自己的不是,自己可无辜的,为什么这样,难道是因为自己抱过她的腰。秦凯不知道说什么好。邱大姐在位置上,有些疑惑的口气道,王娟,你该知道今天你公董云霄带人到发改委的事?王娟见邱大姐插嘴,很是高兴的说,事情从头到尾我看到了,也许他和小秦是有么事情要谈,男人之间的事我从来不问,怎么啦?绝对装逼。装逼成这个样子,那是相当有水平的。邱大姐很不了解的问,王娟,董云霄人来打秦书凯的事情,你真不知道原因?我认为你要好的处理这个事情,如果要是的闹起来,那么对大家都没好处,特别是小秦。王娟脸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男人间发生点矛盾,那也是很正,否则,怎么说男人都是激的动物,本来是小事,可是果人为的操着就变成大事情,我说怎么小秦见了我这副样呢?原来是背后有人说三四,没事找事,现在这世道,就是小人多。王娟根本就理邱大姐。任凭再好脾气的听了这话,也会忍不住要发,邱大姐毕竟是这个科室的把手科长,一下子激动起来“忽”的从自己的座椅上站来,冲着王娟的方向喊到:王娟,你这话里怎么带钩子?谁背后说三道四了?谁又小人啊?你倒是跟我说清楚。”王娟又是冷笑了一下,头面向邱大姐说,我说话,科长着什么急啊?我只是随说说罢了,你邱科长非要强头,这又不是年底评先进,有人主动站出来抢,真是奇怪了

            乡村医师的金手指
            ios游戏下载平台

            乡村医师的金手指
            手机版下载软件有哪些

            玄幻  |  薇漫烟叶

            “你已经同意的事本来不想说什么,过这件事不说出来不是我老朱的个性”朱爱国后来说出话,田主任不得不虑很久。朱爱国说“今天党组会上,大明提出秦书凯作挂职干部,你知道为什么摇头吗?因为,你没有回家,刘明就开了动员会议在动员会议开过的二天,下面的人就下问我,单位是不已经决定推荐秦书作为挂职干部?我很奇怪,我是党组员,党组还没有开研究,我作为党组员都不知道要推荐,怎么底下人倒是得到消息呢?”田任听了这话,脸色些凝重起来,他冲朱爱国抬抬手,意让他继续往下说。爱国继续汇报说:就在前几天的晚上秦书凯到我办公室自对我说,刘大明就跟他谈过话了,定让他当挂职,我初还不信,又找底人打听了这件事的体情况,得到的答是相同的。下面的对我说,书记,现整个单位的人都在下议论,说刘大明经决定秦书凯做挂干部,这种苦差事为什么要派秦书凯呢?原因很简单,秦书凯不是刘大明的。还有的人说,最因为王娟的时候,书凯得罪了刘大明说王娟的离婚和秦凯有关系,至于此情的真实情况,我不知的。不过得到书凯做挂职干部的候,我就感到很不常。即使刘大明是管发改委内外的业,他也没有这么大权力,想让谁去挂就是谁去,这是要过党组会议研究的朱爱国说话的语气些激动起来,他伸弹了一下田主任的公桌说,老田啊,看见没有,在今天党组会上,另外两副职对刘大明的建那是异口同声的表赞同,老田,你也老领导了,你认为种现象正常?”田任一言不发的坐在己的老板椅上,眼里却已经有了几分气,他伸手接过朱国递过来的一支烟点上吸了一口,仔回想了一下今天党会上的过程,的确朱爱国说的那样,件事自己都是被刘明牵着思路走,而外两名副职竟然对大明相当的顺从,果真像的确是朱爱说的那样,自己这发改委的主任岂不成了光杆司令,这后还怎么控制单位局面?田主任心里是不舒服,有些发的口气说:“老朱你继续说下去。”爱国分析说:“如刘大明在单位想调谁就调整谁,你有有考虑到可能造成严重后果,连这么的事情都由刘大明个人说了算了,以谁还把你这个一把主任当回事?秦书的事情只是个开头当单位里所有的人感觉刘大明才是真掌握自己官运的时,他们就会对刘大产生畏惧,下属们巴结他,另外两个职也不愿意得罪他刘大明这个副主任是成了发改委说话管用的主了,到那时候,还要你这个主任坐在这里干什?直接滚回家抱孩去吧。”田主任一无语,只是眼神有愤怒的紧盯着朱爱。朱爱国很不高兴口气说:“你看着干吗?咱们老同学么多年了,我是什个性,你是最清楚,反正今天该说的该说的,我都跟你了,底下的事情,看着办吧。”田主狠狠的掐灭了手里半根烟,低声嘱咐,这件事不可能就么算了,你给我在下悄悄的调查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底是怎么样的?秦凯被指派挂职的事,到底是谁首先传来的,这里头到底有没有其他什么猫。朱爱国点头说,,这点小事费不了少功夫,你等信就了。朱爱国走后,主任一个人坐在办室里考虑了很久,前的形势已经相当急了,一个单位的职做出的决定,竟在党组会上顺利通,这说明了问题的重性?单位党组成五个人,只有朱爱跟自己是一条心,种状况对于一把手权威来说,是一个怕的挑战,更是一严重的威胁。夜色如水般安谧。浓乳的月光浇洒大地,蟀的凄切声慢慢的进水样的夜色,深的香气绕了很多圈雾般弥漫空中,织一个滑滑的网,把静的景物都罩在里。靠水而建的住宅,显得很安详,一房间内,亮着昏黄灯光,荡漾着不一的浪漫。一个男人趴在女人的身不停起伏,后来,男人知道为何叹了一口,停止了进出,家不协调的从女人的内滑了出来,短短,软软的,如一段胶皮管,可怜的挂裆部。女人失望的开眼睛,心里骂道***,这时侯出来,不是要人的命吗现实告诉女人,这男人是自己的衣食母,没有他,自己定不会如现在风光所以把不满藏在心,爬起来,妩媚的着男人的胸部,关的问:“麻杆,怎了?”麻杆是女人男人都称呼,说男瘦的像麻杆一样。此,男人总是说,瘦长吊,地瘦长草男人歉意的嘟哝说不知道怎么就软了?在一起多年,女人知道男人的底细,然年纪也就五十出了,到了关键时候比小伙子逊色,这次中途熄火,肯定原因,她不满的说“还不了解你,说话,到底是怎么了”男人犹豫了很久从嘴里憋出了几句,骂道,都是***刘大明给害的。男咬牙切齿的模样,人看出他对刘大明深恶痛绝。“刘大又怎么你了?再说他想怎么你,能有个能力吗?你才是位的一把手,他不是个副主任罢了?“你可别小看了这子,这混蛋的野心不小,手伸的还不一般的长,恨不得发改委内外所有的作都抓在手里,我他现在是越来越目无人了,不好好的训教训这孙子,他大明还真把自己当发改委当家的主了”男人很不高兴,里就不干不净的骂。身底下的女人脸露出复杂的神情,循循善诱的口气说到底怎么回事,刘明得罪你了?男人头说,挂职的事情刘大明竟敢不经过的点头,私自做主这也就罢了,他还背后操纵党组会议结果,把这件事给实了,如若不是老及时提醒我,我岂是会成了被人耍弄猴子?女人听了这,伸手轻轻的抚着人的后背后说,老啊,其实有些话我就想说了,刘大明个人要是再不好好给点厉害给他瞧瞧他可真是要上房揭了。田主任纳闷的神看着女人,问道怎么回事?刘大明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女人伸手推了男一把,男人从女人身上缓落下来后,女人顺势搂进怀里就听见女人说,你不知道,你不在家这段时间,刘大明天假传圣旨,在单里拉帮结派,依我,现在这发改委里是有大半的科室长成了他刘大明那条上的人了。田主任色变的更加难看了嘴里忍不住骂道,日子,敢跟我斗,刘大明还嫩了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