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学霸型科技大佬
下载专区

学霸型科技大佬
广告服务

玄幻  |  馥嫫

在我迟疑时候,收了一条信,是大长发来的:第一天上,别迟到”虽然看见表情,是那女王透过短息过来。罢,既然来,就来试吧,大不再辞职啊话说,公员能辞职。我不知你们见没过监狱的门,严丝缝,黑乎冷冰冰的铁门,估将近十米,跟周围墙严丝合,上面还巨大的铆,怎么看么狰狞,感觉就像地狱之门般。大铁周围,我知道该怎形容,就是古代城那玩意,正铁门上还有很高水泥建筑上面写着xx女子监狱,在上面就是国徽最上面一一右,像瞭望台一的建筑。傻不拉几在那打量这时候在门旁边水水泥桩的璃窗里有人开始喊:“什么,监狱重,赶紧走”我还想这里怎么站岗的呢原来都藏那里面了就露出一一米见方玻璃窗,用铁栏杆住,可算不能越狱。我正愁知道咋进,一见有搭理我,紧屁颠屁走过去,:“大哥…”我这还没说完我就看见面那人刷一下站了来,我靠我发誓这日的是拿了一把枪我当时就了,赶紧住,两手上举起来说:“大大哥,我好人啊…”那人一:“谁是大哥,你干什么的”他这么说,我才清楚了,人声音比粗,但是个女的!赶紧麻利说自己的历,然后她没意见小心的把红头文件了出来,示意我拿去,然后我拿出身证,打开个像是银窗口下面小小的通,让我把西塞了进,皱着眉打量了我会,嘟囔一句:“的?”然她让我往退了几步拿起电话了起来。见她放下话,我凑乎的往前去,说:姐姐……“谁是你姐,回去”那女的脸横肉,擦,这里果然都是分泌失调狂暴女人过了一会我听见铁再响,巴的看着,足响了有分钟多钟我才看见大门左边米处的那容一人通的小铁门了,一个着警服的人冲我喊:“陈凯”我赶紧头。那女声音冷的是死了啥样,冲我道:“没么,不会话,点什头,赶紧来!一点矩都没有”我去,这是招谁谁了,为都刺挠我而且这人听出来了不是别人就是上次我打电话通知我通面试的那女的,这面的狱警哦苏哈i神经病么?是说好的依稀为贵,怎么我点不受待啊?我走铁门前面那女的像搜犯人一,先检查我身上,后让我把机和钥匙了出来,在前面,头走了那黑的小门中。我回再看了一那艳阳天深吸了一气,跟着去。该怎形容我当的心情呢不舒服,对的不舒。那个门然不算厚但是门所的大门墩比较厚,以从小门间来,要过一个像地道样的道,大概一两米,后就到了正意义上监狱。前带路进来女狱警头不会,冲喊了一声“站住别!”我他的被她一一乍吓了跳,还没明白咋回,她就扭屁股朝着才我看见那个守卫走去,虽是在监狱,但是守室的门依是铁的,出小小窗。她进去后,我就始打量起监狱里面情景来。果说让我一个词来容女子监,那就是净,绝逼太干净了那感觉像有洁癖的一点点的出来的,末本就是瑟,再配这不似人的干净,然现代化息很重,是让人莫感觉到荒人气。跟想象的一不一样,狱里面很,而且里看不见人电影里那处可见像散步一样犯人一个没有,甚连狱警都有。反倒房子不少错落有致将这硕大监狱,化一个又一的区。这候那门开,臭脾气狱警出来手里拿着的身份证有那红头件,臭屁从我身边过,从牙里挤出俩:“跟着”我真不道,我是里招惹到个八婆了就他娘的是我爆了的菊花一,我跟她的时候,了一句:我的手机?”那个狱警站住子,转过来用那种情看着我有些讥讽说:“手?你以为是你家啊想要手机要手机!你说,来手机都要到警卫室不准带!有,以后我刘姐,大没小!cao,我当时真的些忍不住,这一来给我下马啊!我强着怒气跟她走进了个大楼,了一楼的个办公室那个刘姐我站在门面,然后己敲门进,里面传一个有些的女声:进来。”个刘姐一去,立马头哈腰,气腔调像哈巴狗的哼:“张导啊,咱不是招了个科员吗今天来了你见见吗”那个老人的声音过打开的门,传到的耳朵里“进来吧”我敲了门,走了去,看见个老女人大概是多,带着眼,短头发穿着警服正坐在一办公桌后,眼镜看电脑屏幕听见我进,她抬起,冲我官的笑了笑:“小陈,坐坐,看看小伙长的真有神头啊,表人才,刘啊,你出去,去小陈安排宿舍吧,跟小陈聊。”那个刘听见后点头走了去,那个导员保养不错,眼稍微有些纹,但是着黑框眼,还有那月沉淀下的气质,人一个特知性的感。不过,倒是发现一件非常趣的现象所以从一始进门的张,到现的有恃无。指导员边站起来一边对我:“小陈,喝水吧我是张指员,你可叫我张姐有什么不的,都可过来问我”我坐在发上,接张指导员过来一纸水,笑眯的说:“谢张姐。张指导员乎是对我接称呼她姐有些惊,眼中闪异样的神,坐在电前,她也看我,手在鼠标前一动一动而她眼镜反射出来图像,让有些异样兴奋……指导简单跟我聊了些关于监里面的事,还有我业的事情到了后来她才说:小陈啊,们这监狱少一位心指导师,也知道,犯人常待这里,心总会出问的,曾经了几个女理指导,都干不了这才招了这一个男,你啊,好好努力别辜负组对你的期啊。”她这话的时,正好有敲门,门姓刘的那狱警说:张指导,我。”张导从办公后面站了来,让那刘姐进来她走到我前,我赶站起来,不高,头到我鼻尖位置,不那胸倒是小,撑的服鼓鼓囊的,这就熟妇吧

星太迷离
优势升级版

星太迷离
广告发布

玄幻  |  寞柳柔

随后,把脱到一半的睡穿上,然后躺在了床上示意我过来自己脱,婉还张开了腿,把双手放她自己的私处不断地抚着。看到她这个姿势,仅存的理智也荡然无存我把身上的外套脱下,到了床上,然后向她扑,我手慢慢的伸进她的衣里,抚摸着她那吹弹破的肌肤,一路上升,我快要握住那并不突出胸部时,婉儿却突然大起来。“李玥,你在干,我是你妹妹啊,啊…爸,救命啊。”我一愣她这是突然怎么了?养原来是当兵的,据说还顶尖部队,差点就进了种兵,他睡觉很敏感,一有动静就能醒来,再上婉儿叫的这么大声,然是能听到的。“砰”一声,门被踹开,养父脸震惊的看着我,然后到我的手在婉儿的睡衣面,顿时怒不可遏,他我拉了过来,啪啪就是巴掌,扇的我脸颊微微肿。这时,养母也进来,她看着我,又看看衣不整,正在微微抽泣的儿,明白了怎么回事,神色复杂的看着我说,儿,你太让我失望了,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我房间。被人误解的感觉难受,平时对我最好的母说出了这种话,我当心都快要碎掉了。房间,只剩下我和养父还有儿,婉儿躲在被子里微啜泣。“爸,不是这样,我……”“你还狡辩我都看见了,还想狡辩”养父用手指着我,气浑身发抖。这时,婉儿被子里探出头说道:“,我有道题不会,想让玥帮我看看,可他一进就对我……对我要做…”还没说完,婉儿又哭起来。“我!没!有!我攥紧了拳头,看着养,字字铿锵的说。“爸不信你可以看看桌子上作业,我真的是让他过帮我解题的。”婉儿哭更狠了,她这演技都能小金人了。“滚出去,,离开我家。”养父冲吼道。我知道我说什么没用了,毕竟我对他们说是个外人,他们是怎也不会相信我的,哪怕说的是真事,是实话。走出了家门,发泄似的力把门一关,发出巨大声响,在关门的一瞬间我看到了婉儿那嘴角带一抹笑意的看着我。当夜已经深了,我不知道能去哪,兜里又没有钱坐在马路边发呆着,冷不断吹啸而过,连带着的心也吹得冰凉无比。怎么也没有想到,婉儿然会给我下套,让我往钻,平时那么相信她…我感到十分无助,开始念小时候亲爸亲妈没有意外的时候,一家人快乐乐,开开心心的样子又想到小时候在孤儿院和别的小伙伴一起玩耍时光,一时之间,我感了前所未有的迷茫。重回到家里后,养母把我进他们的卧室,说我和儿不能同在一个屋檐下,还说我是哥哥,妹妹,做哥哥的得让着妹妹类的话。我看着他们,说话,等待着下文,其,婉儿也就比我小四五月吧,也小不到哪去。母见我没吭声,她也不话了,养父叹了口气,你和婉儿这样下去总会架的,要不你去住宿吧我脑子“嗡”的一下,片空白,合着他们这是得我多余的,要撵我走。呵呵……我果然是外啊,本来还以为在他们呆了七八年了,能真心意的把我当一家人。我下头,轻声笑了笑,没话。养母柔声说道:“知道你心里挺难受的,是你和婉儿得去住宿一,婉儿性子傲,我和你跟她说的话,指不定闹哪去,所以只能委屈你,不过还好,每个星期星期六星期天还是能回的。”养母的眼神中充了愧疚,我从她的眼神读出了一丝无奈,我知,因为婉儿,养母也没法,更何况养母把我从局找回来,我也就知足。我并不是那么让养父母讨厌。我擤了擤鼻子,行,不就是住宿吗,挺好的,有更多时间学,还不用给婉儿洗衣服第二天一早,养父带着去教导处申请住宿,我就当天带着东西搬到了舍,不过我和婉儿还是桌,上课的时候,该见还得见面,有时候老师同桌两人讨论问题的时,倒是挺尴尬的,我俩也不搭理谁。时间一长婉儿开始烦我了,她因漂亮,也爱玩,在学校认识了不少朋友,她煽着那些朋友来欺负我,是我的笔被掰断了,就我的本子上有脏脚印。儿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是希望我和老师申请,要和她做同桌,但是吧我又想到了养父养母的衷,就是希望我俩关系好才这样的,我也就没老师说。婉儿见我这样也是无奈了,她自己跟主任申请过调换座位,是班主任想让她和我坐一起能让我带动她的学成绩,也是不同意。婉知道这学期我俩是同桌了,欺负我也就更凶了基本上三天两头都会找班人的人一放学就堵我那些人堵我的理由是问要钱花。我也每次都给们钱,希望他们能够放我,久而久之,班级里同学甚至是老师都知道是个懦弱的性格,渐渐,班里的同学们也对我再是掰断笔和在本子上脚印那么简单了,有时还趁我上厕所的时候,我书包拿出来在走廊内球踢。起初,老师还会训那些同学,但是时间长了,老师对我的眼神也带着轻蔑,不屑,哪我是个班级学习前五的学生。我委屈,我怨恨儿,但是我一直忍着,想在让养父养母为难了这样的生活伴随了我好,直到有一次上体育课来。当时的我,因为身没有朋友跟我玩,体育也跟老师请假,独自一人在教室里写着作业,下课后,同学们都陆陆续回来时,我发现婉儿没有回来,直到下一节课铃响了我才看到婉儿姗来迟,她的脸色还红扑的,眼神飘忽不定,跟老师报告都没喊就直进来了。这节课是地理,地理老师是个年纪很的老太婆,在她的课堂,即使我们是实验班也乱糟糟的,都不想听课原因就在于每次老师上讲个十几分钟后,接下的时间就让我们自习,也不管了。我做完笔记,余光看到婉儿身体微颤抖,双腿还在来回磨,看到这一幕,我吓了跳,我吞了吞口水,偷地看着婉儿。婉儿接下的动作更是让我惊讶万,她慢慢的把她白嫩的手伸到她双腿之间,隔裤子开始摩擦着,嘴里若有若无发出呻吟声。见她弄的兴起,也没注到我偷看,索性就光明大的盯着她双腿目不转的看着。我怎么也没想,平时对我凶巴巴,很烦我的妹妹竟然是这种,实在是让我大跌眼镜随后,婉儿估计也是觉隔着裤子弄有点不舒服,竟然当着我的面把手进裤子里面,我估计她为我还在专心致志的学,才有这么大胆吧

修仙就是为了享受
大厅安全

    修仙就是为了享受
    日志计划

    玄幻  |  岚若殇

    看着婉儿逐渐远去的倩影,我没由的感觉到一阵难过,我想对她我喜欢你,但是我怕会遭到她的屑和取笑。今天又是一天都没好听课,下午还来了一场数学考试我心里当时烦透了,就只把十二选择题全写了a,然后趴在桌子上想睡一会儿,可一闭眼,想到的是婉儿,搞得我心烦意乱的。好次我都想和婉儿说句话,可她一冷淡,理都不理我。一放学,婉背起书包匆匆离去,我作业都没得及装进书包里,背起书包追上儿。婉儿停下脚步,冷冷的说,别跟着我,回家我和你做就是了”然后她整理了下衣服,往她房走去,我见状赶紧跟了上来,老说,这是婉儿从小到大第一次主让我进她卧室,卧室很美,有一少女初恋的感觉,房间的墙壁被刷成粉色的,上面还贴着薛之谦海报,桌子上还摆放着哆啦a梦的手办。我一把抱着婉儿把还没反过来的她扑向她那柔软的大床,始摸上了她那并不凸起的胸部,着婉儿发出一声惊呼,脸色更加红了,我捏了捏她的胸部,喃喃:“这么小……”一听这话,婉可不愿意了,本来沉浸在享受中她脸色一沉,把我推开。“婉儿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急忙歉。婉儿神情淡漠的看了我一眼不再理我,穿好衣服开始往房间走去。我急了,一把拉住婉儿,胁道:“你要是再不和我做的话我告诉爸妈那件事了啊。”婉儿恶的盯着我看了许久,她大声对吼道:“你去告啊,你去告啊,会拿这件事情欺负我,谢伟他们负你,讹你的钱时,你怎么不还?就会欺负我一个女生?李玥,真贱,不是男人,怂包。”我愣了,这是婉儿第二次说我怂包,一次是因为我怕灵儿,一个女生而这一次是因为我只敢欺负她而敢和那些欺负我的人还手。“婉,我……”“我去洗个澡,洗完后陪你做,记住,做完后你我再相欠,你再也不是我哥。”婉儿对着我,冷冷的说道。其实,仔想想,我之所以会被谢伟欺负还拜婉儿所赐,从高一上学期就找的同学欺负我,导致同学们觉得很好欺负,有事没事就来整整我等了一会儿婉儿见她估计还要待才出来,闲着我也是无聊,索性起了她的电脑,她的电脑一天都关,只是把显示器给关了,我打显示器,再打开qq,刚想登陆的时候,我看到上面那个qq号设置的是记住密码,这个qq昵称为羽落夜的就是婉儿的号。本来吧,是不想碰婉儿**的,但是今天我不知道怎么了,鬼迷心窍的登陆她的qq,刚一上去,婉儿的小窗口就滴滴滴的响个不停,我看到友列表有个备注为灵儿的头像闪不停。我本来想着打开看了一眼关掉的,但是我看到林灵儿给婉回复了一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情,我当然会帮你办妥的。我不得有些好奇了,打开消息记录看起来,这一看,我可傻眼了。羽夜:在吗?灵儿:嘻嘻,婉儿,什么事找姐姐?(坏笑)羽落夜帮我个忙,你找人教训下我们班谢伟和我们组长陈亮。灵儿:他怎么惹你了,我的小婉儿?(愤)羽落夜:今天早上我一来,他欺负我同桌,而且诽谤我,让我全班同学难堪。灵儿:哦?同桌就是你说的那个怂逼男?怎么,喜欢上他了?上学期的时候还是让外班的一些人教训他来着。(笑)羽落夜:不是不是,身为我同桌,被别人欺负,我感觉很丢的,而且那些人诽谤我说我被人过,哎呀,你就帮帮我。灵儿: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当然会你办妥的。我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除去最后一条消息是儿前几分钟发来的,其余的对话是今天上午上课期间用手机聊的也就是说今天一天,婉儿都在为的事操心。虽然字里行间中并没明确的表明是在为我出头,甚至我丢她脸了,但是我知道,她还帮我的。我突然觉得自己真他妈贱,还是个傻逼,婉儿在帮我,却只想和她做那事儿,真他妈畜都不如,还误解谢伟曾经是受婉指引才来欺负我的。这时,婉儿洗好澡了,推开门进来。我暗道声糟糕,此刻还打开着她的qq,上面还挂着林灵儿的聊天窗口,急之下连忙按ctrltl键锁定qq。“你……你翻我qq?”婉儿刚进门后,看到她的qq被挂着,不过是我锁定qq后的界面。我赶紧把她qq关掉,然后撒谎说,“没有,我是等你等的太无聊了想玩会儿游戏,刚打开显示器,现你qq在线,就想帮你退了,这时候你进来了。”婉儿满腹狐疑盯着我看了好久,她也不确信是是今天早上上学之前忘记关qq了,她把我拉了起来,自己坐在电面前登陆上qq,一页页看了看她的好友列表。不过也看不出什么因为在锁定qq状态下是能查收到好友发来的消息的,我退出后,算婉儿在登录qq,那灵儿闪烁着的头像也自然停止了跳动。“谁道你藏在哪了。”婉儿把手机还我后,嘀嘀咕咕的说,这句话其连她自己都不太相信,只是给自找个台阶下罢了。“好了,来做。”婉儿犹豫了下,然后又躺在上,闭上眼睛说道。我一愣,说“我没拿照片威胁你啊。”婉儿了我一眼,然后脸色红扑扑的说“这次算是给你的奖励,如果表好了,还有……还有下次。”我听这话,一脸兴奋的扑向婉儿,一把搂住她,开始疯狂的亲吻她小嘴、脸颊、脖子,然后伸手握那并不凸起的胸部。婉儿呻吟了声,眼睛迷离的看着我,然后主地朝着我下面摸去。我也等不及,刚想把她衣服全脱光的时候,厅门开了,然后一道声音从外面进来,“婉儿,今天妈妈提前回了。”我和婉儿被吓得脸色都煞煞白的,我俩现在衣衫不整的模被抓住,肯定死定了,婉儿可能事,我估计会被再次撵出去。“赶紧先出去帮我应付着,我得整下头发,而且我腰带被你弄掉了得好一会儿才能弄上。”婉儿脸红扑扑的,她踢了我一脚,说道这就是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区别了现在这个春末夏初的季节,我穿就一件牛仔裤和薄外套,穿起来肯定比婉儿穿连衣裙再整理她那微散乱的头发要快。我也照做了麻利的穿上衣服裤子后赶紧走出。“哎,玥儿你怎么在婉儿的房内?”养母此刻刚换完鞋子,见从婉儿的房间内出来,有些惊讶“噢,我问婉儿借根笔,我笔忘学校了。”我赶紧扯了个谎,脸红心不跳的说,现在我心里真是恼,都怪养母回来的不是时候,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让婉儿把火给勾上来了的时候回来

    妖孽神修
    免费版下载

    妖孽神修
    玩家分享

    玄幻  |  烟轩琴台

      然而接下来,马奎又开始用较大篇幅来描中国疫苗“有效率低”他也提到强生疫苗最近可能引发血栓问题而被国停用的事,但只是一带过,对于挪威、冰岛丹麦、意大利、奥地利多个国家此前陆续因血副作用宣布暂停使用阿利康新冠疫苗的事实则字未提

    心阅城服
    是什么东西

    心阅城服
    适用范围

    玄幻  |  颜茗落

    古代的铜钱都是过无数人之手,输了很多阳气,且在墓穴放久了更是聚集了更多阴气,成为很厉的煞物,用来驱是再好不过了。道天准备的还很全,早就备好了盏矿灯。“带上跟紧我。”我戴矿灯,大气都不喘一下,紧紧的在郑道天身后,怕突然窜出个什东西来。这个古并不大,经过盗,很快就来到了室,而墓室大概只有二十多平方除了一间主墓室还有两间耳室。然不出郑道天所,墓室早就被盗,里面一片狼藉棺材板都掀开了而棺材里的尸体早已变成一堆白。“大师,有东!”突然我感觉下被什么东西撞一下,惊的大声叫起来。“发现么了?”郑道天忙转过身,还以我发现了什宝贝结果看到我脚下一只老鼠在四处串。“看你那德,一只老鼠而已”郑道天白了我眼,转身去了耳。可这只老鼠不单,个头起码比年猫还要大,可是常年躲在这里眼睛已经退化了没有方向的乱串我全身的鸡皮疙都起来了,连忙去了郑道天的身。经过我们一番索,别说什么值的东西了,就连枚铜钱都没找到就在我们准备离的时候,突然看棺材的白骨喉咙,卡着一块红色东西。“大师,看!”郑道天闻转过头来,顺着所指的地方看起顿时脸上大喜。这可是好东西。他连忙上前,从咙里面将那块红的东西取出来,然是快血玉。“子,看来你真是不该绝,这块血可是极品,你挂脖子上,定能保平安。”我大喜望,接过血玉,手中把玩了一下虽然没见过血玉但是也知道血玉由来,而且价值菲。“大师,以我就没事了吗?“哼哼,你想的美,这个只能暂保你平安,今天初三,等到十五诅咒大爆发的时,还是有危险的”“不过你也不太担心,现在最码能拖延一段时,我会想起他办的。”一路上,道天不断的安慰。对于郑道天的,我自然是深信疑。回到宿舍,将血玉挂在了脖上,把它当做我救命符,哪怕睡,我也是用手紧的捂住。正如郑天所说,挂上这玉佩后,晚上相无事,一点动静没有。随后的几里,就连苏笑嫣没再出现过。虽没再出现可怕的情,但是我心里天都在提心吊胆因为时间一天天过去,马上就要十五了。照郑道所说,十五诅咒爆发,恐怕这玉也起不到什么作。我心里只能期,到时候郑道天相处办法来救自。很快,到了十这天。从一大清,我就开始眼皮个不停,似乎在示要发生什么一。并且一整天我是魂不守舍的,郑道天约定好,五他就会来找我可是等到了晚上依然还不见他来无奈之下,我只一个人硬着头皮值班。来到收费,我心情紧张的行,时刻关注周的动静。因为这次不同以前,今诅咒大爆发,就郑道天也不知道发生什么。大概了十点多的时候郑道天还没出现不过也没有出现么特别的怪事,心里有些疑惑起,会不会郑道天错了?他说十五诅咒大爆发,那证明,只要过了五号,就会没事,现在十点多,差一个多小时就了。我除了注意围的情况,还忍住每隔几分钟,看一下手机时间现在我终于知道么叫时间的煎熬。就在我以为不再出现什么大爆了,突然眼前的象,让我心态炸。不知道何时周突然冒出了一阵雾,刚才还没有一眨眼的功夫,雾已经将整个收站给吞没了。我在除了能看到收亭里面的情况,面任何情况都看到。就在我吓出身冷汗的同时,到胸口传来奇怪声音,低头看去原来是血玉裂开。“完了完了。我已经失去了分,郑道天说过,玉能保我平安,在血玉裂开了,就是失去了作用“砰砰砰!”突们被敲响,我吓快背过去,但是清楚来人之后,异常的激动,连把门打开。“大,你怎么才来呀我的血月都碎了”说着,我将碎的血玉递给他看郑道天看了后,色非常难看。“师,你想到办法吗?”“我想到法,就不会这么来了。”我顿时都凉了半截,郑天都没办法,难我今天真的是大已至吗?郑道天诉我,他其实七多就已经过来了本来打算带我离,兴许能暂时避诅咒的吞噬。可他们想到,诅咒前爆发了,他迷在秘境之中,走出来,能找到收亭,也是靠着一法器的相助,不现在法器已经被毁了。“呜呜呜…”就在郑道天我说话的时候,面传来一阵阵鬼狼嚎的声音,听我头皮都发麻了“大师,难道真一点办法都没有吗?”我还这么轻,还没娶妻生,可不想这么早英年早逝。“没,不过你放心,要你的命,也没么简单,我现在带你离开。”郑天从布袋里拿出把锈迹斑驳的短,拉着我就往外走去。可是周围部被雾霾笼罩,本看不到任何东,完全是凭借脑中的印象,慢慢前走。尽管空气寒,但是我依然如雨下,整个后都被汗水给浸湿。大概过了十几钟,我也不知道了多远,但是发雾霾渐渐散去了一分钟不到,眼又恢复如初。然并没有如我想象般,出现什么让惊慌失措的东西,只是让我震惊是,我们居然还收费亭边。难道们刚才一直围绕收费亭打转吗?时一股寒意袭遍全身,因为我感到郑道天的手竟冰凉刺骨。当我看之后,简直把吓的三魂不见七。这哪里是人手,这分明就是一毛茸茸的爪子。我的妈呀!”我身就要跑,可是哪治猫爪拽的死的,根本抽不出,情急之下,便手中碎裂的血玉了出去。“滋滋!”碎裂的血玉在那家伙身上,只猫爪便立刻松。我不敢多想,丫子就跑,不要的跑。跑出没多,就听到后面传一阵哭泣声,像声,又像猫叫,整个头皮都发麻。也不知道跑了远,实在跑不动,就坐在一块石上,大口大口的气。当我回过神后,眼前的景象一次让我崩溃。远望去,什么都有,只有一片辽的平地。这回我真的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