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风雨成长刘小僧
苹果版引导

风雨成长刘小僧
游戏下载软件大全

玄幻  |  绾青丝

“爹,我要出去闯,我一定会出人头、光宗耀祖。”胡祖跪在久病不起的亲面前大声说。胡是老式的三间瓦房胡耀祖和哥哥胡立分别住两头的房间父母亲住在堂屋香后面的小屋子里,刻,胡老爹躺在床不停咳嗽,虚弱地,“我们就是老老实的乡下人,现在荒马乱的,出什么啊?待在家吧。”哥扶父亲坐起来,他轻轻抚背,“耀,你就老老实实待家里,听爹的话。“现……现在,饭…饭……饭都……吃……吃不……不,呆……呆在家…家……也……也是死。”胡耀祖小时生了一场病,发烧久,好了以后,也知怎么回事,一紧,说话就打结。“说话不利索,找媳都困难,还能干什大事?”父亲侧过子看着他。“我…我命中注定,我…我一定娶个漂亮的妇回来。”胡耀祖了心要出去闯荡。亲看拦不住,也不话,对大哥点点头大哥说,“爹同意,你走吧。”胡耀给父亲磕了三个头转头看已经开始抹的母亲,拿着早已拾好的背包,微微腰给大哥鞠躬,“,爹妈就拜托给你个人了。”“二弟拿着。”胡立业拿一块大洋给胡耀祖胡耀祖知道,这是家全部的财产,“……大哥,我……不要,你留着给爹药吧。”“你拿着爹没药我们可以到上挖,你出门在外没盘缠怎么行,我在家,挖点野菜能饱肚子,你在外面什么都得花钱,没难道你去抢啊?”哥说。“大……大,”胡耀祖擦眼泪“我一定混个人样来。”“实在混不去,要想着还有一家,日子过得苦点也是家。”胡立业。“我知道了大哥”胡耀祖接过大洋仔细放到包里最隐的地方。“外面和里不一样,什么事留点心眼。”胡立嘱咐道。胡耀祖告大哥,拿上母亲备的干粮,挥泪出发走了三天三夜,才了广州,包里带的饼子早就吃完了,饿得头昏眼花,在上任何地方看到水,他都去喝,就是么喝都饿。可是实舍不得花那块大洋现在他头发凌乱,服鞋子都很脏,鞋甚至已经走破了,拇指都漏出来了,身脏兮兮的,像极叫花子。“兄弟,馒头吗?”胡耀祖在包子铺前,站了久,直咽口水,手紧紧拽着大洋,却舍得用,“老……板,你需要伙计吗我不要钱,管吃就。”“兄弟,对不你,我也想去当伙,找个管吃的地方现在生意难做,”板没再理睬胡耀祖转头对着人群大声喝着,“包子、馒!”“老板,你能能先记账,给一个头,我挣钱还你。胡耀祖声音很小,话还没有打结。“饿啊?”老板看他胡耀祖点了点头。那地方,管吃管住关键看你有没有这事。”胡耀祖顺着板手指的地方看,一张桌子,两三个军装的年轻人坐在面。他上了几天学认识几个字,“黄军校报名处。”老诧异地笑起来,“一个叫花子,还认字?不错,那你去碰碰运气。”胡耀祖了过去,呆呆地站桌子前面。年轻人名其妙地看着他,友好地问,“你干?”“我……我…我来……来报名。胡耀祖说。“就你”穿军装的年轻人了。“我……我…我怎么了?”胡耀慌忙看自己,除了兮兮的,没什么特。“你认识字吗?年轻人问。“认…认……认识几个。胡耀祖点头。“写是什么?”年轻人指头敲着桌子旁边立着的纸板。“黄军校报名处。”胡祖一个字一个字地。“呵呵,你还知是军校,我们是在特殊人才,”穿军的年轻人站了起来推着胡耀祖,“不收留逃荒的,你离点。”“你……你…你怎么知道我不特殊人才?”胡耀赖着不走。“怎么事?”一个像军官人走了过来。“报…报……报告……年轻人受到胡耀祖感染,说话也打结“长官。”胡耀祖那年轻人把话接上年轻人瞪他一眼,军官说,“报告长,他说话都说不清,也要来报考军校”“你……你……还不是也说不清楚”胡耀祖看向年轻。“你……”年轻还没来得及说什么被军官一个手势制了。他转头问胡耀,“你有什么本事?你知道黄埔军校?”“你需要什么事,我就有什么本。”有时候,胡耀讲话也不结巴。“最大的本事是什么”军官被他的憨样笑了。“我……我…我特别能跑,跑很快。”胡耀祖比着手脚。“是吗?跑一圈给我看看。军官说。“我都三没好好吃饭了,而我走了很远很远的,三天都在赶路,在跑不动了。”胡祖实话实说。军官理睬他,转身要走胡耀祖急了,拦住官,“长官,我跑”军官笑起来,指前面,“如果你真得快,那包子铺的子我管饱。”“你话要算话。”军官点头,胡耀祖放下包,脱下已经快要底的鞋子,准备开。“看到没有,前有两个穿军装的人你把他们的帽子摘来交给我,当然你要被他们抓住。”官说。胡耀祖看过,两个军人正在前两百米的地方并排着,他再确定一遍“说好管我的包子”然后拔腿就跑。速度非常快,一眨工夫已经到了,“小子还真的能跑。年轻人都看傻眼了他们说话的当儿,耀祖已经摘下两个人的帽子,转身往跑。军人转身,看自己的帽子被一个花子拿着跑得飞快他们追了过来。当,两个人都追不上耀祖,其中一个人出枪,“叫花子,站住,我要开枪了”说完还真的朝天放了一枪。把胡耀吓坏了,抱着头,命跑到军官面前,帽子,帽子!”“就不怕他们真的开把你打死?”军官到帽子笑着问。“帽子交给你有包子,还……还……还活着的希望,要不也会饿死。”胡耀害怕地转头看着跑来的两个军人。“官。”两个跑得差大喘气的军人站直给军官行礼。“我是开个玩笑,你们吧。”军官把帽子了那两个士兵,带胡耀祖去包子铺,在一张桌边。“老…老……老板,包…包……包子。”耀祖乐得嘴巴都合拢,他已经几乎饿三天。“你为什么得这么快?”军官着他。“我……我…我们村有一个举,有钱,他家天天有包子吃,我常常顺几个。”胡耀祖厚地笑着

假的吧徒弟也重生
    特色说明

    假的吧徒弟也重生
    介绍引导

    玄幻  |  忧烟伤往

    “怎么叫胡来?”唐钰不满他的法,“我这叫负责任。我明明不管理公司的料,非要让我去接手到时候公司倒闭,员工下岗,那叫胡来。”“这就是你放弃富二,跑去当男护士的理由?”付钦他简直无语了。唐钰的行为,让想到了互联网上的一个梗。‘不好的干好男护士,就只能回家继亿万家产了。’唐钰眯着双眼,着自己下巴道:“你不觉得救死伤的人,身上都会发光吗?”“来你的志向是当电灯泡啊?”付惊讶。唐钰笑容一僵,脚已经踢出去,“滚!这叫帅。真没文化”付钦笑嘻嘻的,承受了这一脚等他看到唐钰把碎了屏的手机丢桌上时,忍不住嘲笑他,“唐少这样混得太惨了吧。屏都碎成这了,还舍不得丢?”“我现在可真真正正的工薪阶层,一个月的资也就小几千,哪有钱去换屏?唐钰回答得理直气壮。“换屏?付钦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般。“道不是直接换手机吗?”“没钱”唐钰更加理直气壮了。付钦同的看着他摇头,“这么可怜,我你买新的吧。”“不用!”唐钰不犹豫的拒绝。他想起了那个罪祸首,冷笑一声,“有人给我买”“谁?”付钦好奇的问。唐钰不回答他,转移话题道:“你这风得意,眼角含春的样子,是不又去祸害哪家姑娘了?”“什么害?”付钦不乐意的道:“我可诉你,这一次我是找到真爱了!辈子,我非她不娶!”唐钰嗤笑“我数数,你这是第几次对我说你要非哪个女孩不娶了。”付钦道:“爬!你根本不懂什么叫一钟情!”唐钰淡然点头,伸出修手指认真数了起来,“这好像是第九次对我说,你一见钟情了谁”“……”付钦。他虽然说得多但每一次都是真情实意啊!离北一中不远的一家老居民楼,第五,右边的那一户。黑暗的房间,然亮起了灯光。在这间突然被灯驱散黑暗的房间里,传来粗重的吸,就像是溺水的人拼命的想要救一般。好久之后,呼吸才渐渐缓下来。季幼青从噩梦中醒来之,就这样抱着双膝坐在床上。床柜的台灯,将她笼罩在暖色系的光里,安抚着她的情绪。她身上睡衣,头发都被冷汗打湿,那种稠感十分不舒服,可是她却没有气去清洗一下。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再梦见过当年的事。可是今天晚上,她还是梦见了,而且依然清晰的记得每一个细节。季青将自己的脸埋在双膝中,双手紧的抱住自己,不断的告诉自己‘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不再沉溺于过去之中,要走出来,须走出来。’其实,季幼青很清,她之所以会做这个噩梦,是因白天的事刺激了她。想到白天发的事,那个自杀的女学生,还有母亲在抢救室外的那些话,季幼已经毫无睡意。刚过了早晨七点,季幼青就起了床,站在洗手间洗漱。昨晚从噩梦中醒了之后,就一夜未眠,不是不想睡,而是不着。季幼青看着镜中憔悴的自,眼里还带着熬夜后的红血丝,又失眠了。牙刷,上下规律的在口腔中刷着,满嘴的白色泡沫。幼青的表情有些木然,她的皮肤就冷白,此刻眼下的青色就显得加明显。将牙刷从嘴里拿出来,幼青端起漱口杯,漱了漱口。口里残留的薄荷味,让她清醒了几。洗完脸,擦完润肤霜后,她走了洗手间。“哇!幼青你吓死我。”刚走出来,季幼青差点迎面上一个人。她停下,抬眸看向出在她面前,抬手拍着胸脯大喘气室友。“对不起。”季幼青歉然“没事没事。”室友缓了过来,在意的道。“我只是没想到你会那么早,以为洗手间里没人。”突然从里面出来,我才吓了一跳后面她没说的话,季幼青也听懂。她点了点头,让开路给室友,回了自己房间。租的房离北阳一不远,步行十分钟内就能走到。幼青又不是常规课老师,所以她有必要按照早读时间去学校,只在正常上班时间,八点半到就好以往,她基本都是在七点五十左,才会用洗手间,今天的确是早很多。季幼青坐在自己房间里的子前,拿出自己少得可怜的化妆,准备遮掩一下自己眼下的青色让自己的气色好一些。学校是一讲究形象的地方,她一脸憔悴的学校,恐怕会被主任叫去谈话。幼青化妆很快。其实,她这根本不叫化妆,只是简单的做了打底擦了气垫,扑点粉,然后描眉,个口红就完事了。全程只需要五钟不到!她这速度和操作,经常闺蜜吐槽,她就是仗着自己天生质,才为所欲为。今天比以往多一道工序,就是给自己遮瑕。等幼青收拾好自己的妆容,整个人上去比之前精神多了,也看不出一夜未睡。接着,她走到衣柜前从里面拿出了一套搭配好的衣裤和昨天一样的衬衣、裤子,只是色和款式有些变化。如果打开季青的衣柜,你会发现,除了两条麻和棉质的长裙之外,其余的都搭配好的衬衣裤子,要么就是整的运动装。风格都是寡淡风的。速换好衣裤后,季幼青又变成了个干练清爽的季老师。她对着镜,调整自己的笑容,满意后,才着包走出房间。一出房间,季幼就闻到了一股食物的香味。“幼,我多煮了些早餐,一起吃吧?她的室友,正从狭小的厨房中,着一碗面条走出来。在紧挨着厨的小餐桌上,已经摆放了一碗面“谢谢。”季幼青微笑着走过去她的表情和神态,都完美得挑不丝毫瑕疵,是那种让人很舒服的觉。“嗐,客气什么?快来吃!室友对她招了招手。季幼青从善流的坐在了室友对面,拿起了筷。面只是厨房里的挂面,也是最单的清汤面。汤底泛着一点猪油开的油腥与酱油和醋的颜色混在起,室友还烫了几棵青菜,卧了蛋,算是很有营养的早餐了。面份量不多,但作为早餐已经足够很快,季幼青吃完了面条。她看看时间,抬眸对室友道:“你是是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啊?哈……你们学心理学的真厉害,被你看出来了啊!”室友怔了怔讪笑起来。季幼青想说是你欲言止的表情太明显,而且成为室友个月,这还是你第一次煮了我的餐。但是,她最终还是没有去解,默认了室友的话。嗯,学心理的人,就是有读心术!“说吧。季幼青温和的道

    即使成了血族也要伸张正义
    是个什么鬼东西

    即使成了血族也要伸张正义
    下载平台

      玄幻  |  以蕊

      我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绝对不能抛弃我妈,我最还是按捺住了杀心。不知为什么,看到我妈的瞬间我有一股想哭的冲动,眼慢慢变得湿润起来。这也是因为我心里觉得愧对她人家吧。我爸曾是煤矿工,早年间在矿场出现意外致瘫痪,赔的钱也基本都在了治疗上,是我妈在白做家政保姆,晚上摆地摊钱才养活了我们一家三口可以说,是我妈用双手和水撑起了这个家。后来我因肺病走了,我妈就一下苍老了许多,五十出头的看起来像年过花甲。我发后,曾想着给我妈买一栋墅,让她后半辈子可以享福,可她坚决不同意,说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算要孝顺她也不能胡乱花。最后我给她买了一间不七十平的房子,也就是我妻子现在住的这间房。在产之后,我变卖了名下的有房产还债,无奈之下搬这里来住,一段时间后,子说和我妈住一起不习惯还经常和我闹别扭。我妈觉后就做出了让步,她将产转到我名下,然后就回下去住了,为此妻子和她家人还跑来跟我闹,最后房产证上加上妻子的名字才罢休。现在想想,我是的对不起我妈。这时,妻走了出来,她刚洗完澡,着一身薄纱睡衣,丝毫掩不住她的曼妙身材,然而只觉得肮脏无比,恶心至。她把我拉到卧室内,冷道:“你妈要来,你怎么跟我提前说一声啊?当初你不要给她留家里钥匙的你非要给她留,今晚回来屋里有动静,我还以为进了,吓我一大跳。”看着子一脸质问的表情,我的绪一下子又上来了,一气下狠狠给了她一巴掌,然指着她鼻子道:“黄晓莉告诉你,对我妈客气点,房子本来就是我买给她住,这里是我妈的家,她想钥匙就留钥匙,她想什么候来就什么时候来,不需和任何人提前说!”结婚年,我几乎没对妻子发过气,特别是在破产之后,对她更是百依百顺,用纵来形容都不为过,所以当见我对她大发雷霆还打了一巴掌后,她竟一时间愣了。“你……林子阳你居敢打我?”片刻后,妻子应过来,她尖叫着扑向我长长的美甲朝我面部狠狠来,嘴里叫喊着:“林子,我和你结婚四年,一半间跟着你挨苦受累,住在又小又破的房子里,两年买的化妆品一双手掌都能的过来,你没本事让我过好生活就算了,居然还敢我?”我虽练过散打,也出了躲闪,但距离太近,是被她刮到了一点皮肉,脸上留下一小条血痕,这我更加恼火。我一把抓住的手,用力把她按在墙上盯着她大声吼道:“你踏还有脸说出来?结婚四年这个家所花出去的钱,有一分哪一毫是你黄晓莉亲挣的吗?你的化妆品,你首饰,你和闺蜜出去玩的,全踏马是老子用汗水换的!”让我没想到的是,子居然没有感到丝毫愧疚她见挣脱不了我的手,反对我露出轻蔑的笑容,“,当初结婚前是谁口口声说会给我最好的生活的?是谁破产后连一瓶香奈儿买不起给我的?连老婆这小要求都满足不了还出手人,林子阳你算什么男人”我见过不要脸的,但没过这么不要脸的,竟能把劳而获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真搞不懂当初是怎么爱上个贱女人的。“黄晓莉,踏马还真是厚脸皮呢,要再让我试试你脸皮到底有厚吧。”我怒极反笑,一手掐住妻子的脖子,另一手高高扬起,准备重重赏一巴掌。就在这时,卧室被敲响,我妈焦急的声音门外传来:“儿子,两夫有事好商量,千万不能动脚啊,听妈一句,有什么出来说好不好?”我犹豫,扬起的手掌停在半空,一只手也放松了力度。妻趁机挣脱我的控制,猛地开我后夺门而出,正好撞我妈。“有事好商量?林阳这个畜生都快把我打死!”“你还真是生了个好子呢,在外面一事无成,会回到家打老婆!”妻子向不喜欢我妈,以前由于的缘故,她不敢对我妈发气,但这一次,她捂着半通红的脸,像个泼妇一样我妈大吼大叫,然后跑进生间反锁了门。见她顶撞妈,我顿时大怒,骂骂咧追上去,却被我妈拦了下。“儿子啊,你这是怎么,以前没见过你这么冲动呀,有什么事冷静下来再量好不好,妈担心你呀。“妈,你放心,没什么大,就闹矛盾了而已。”看我妈满脸的忧愁,我赶紧静下来,岔开话题问道:话说回来,妈你是什么时到的呀?来之前跟我说一也好啊,我可以去车站接。”闻言,我妈轻轻叹气重新坐回沙发上,缓缓道“你刘阿姨今天走了,临前让人打电话给我,说想面跟我道个别,事发突然你又要忙工作,我也就没前跟你说一声。”刘阿姨我妈曾经的雇主,我妈在家做了近二十年的家政保,两人感情很好,就像两妹一样。早些年听我妈说阿姨得了重病,一直住院疗,想不到这么快就走了她这一走,我妈必定是很心。突然,我妈不知从哪掏出一张银行卡塞给了我“这卡是你刘阿姨走前留我的,里面有五十万,密就贴在卡上了,你拿着吧以后再打拼时或许能用上”我知道刘阿姨和我妈的情很好,但没想到会好到种程度。而这五十万对现的我来说,绝对算得上是笔大钱。破产后不久,我想过要东山再起,然而钱是大风刮来的,拼命当两社畜,也攒不下几个钱。了这五十万,我便有了翻的资本,我相信凭我的能,迟早能重回巅峰。但我是犹豫了,我很清楚,五万对我来说是大钱,但对妈来说又何尝不是呢,这钱开支得当的话,足够让安享晚年了。而且创业有险,我再有能力和信心,不能保证一定不会失败,一真的打水漂了,我妈该何养老?以前穷的时候,妈为了家庭挨苦受累,我起来的那几年,她也没怎享受过,现在我又穷了,道还要我妈为我做出牺牲?我实在不忍心。沉默片后,我把银行卡递回给我,“妈,这钱你自己留着,我的事自己会想办法的”我妈没有接卡,也没有话,只是起身走向厨房,是那慈祥的笑容,问道:你工作到这么晚,饿不饿?要不我煮个面给你吃吧”那一刻,我热泪盈眶。刻钟后,我坐在沙发上大吞咽着,仿佛吃的不是面而是关心和爱。吃完后,把银行卡收了起来,而就这时,大门响了。“林子,你踏马敢打我姐,老子天废了你!

      风起于南若
        ios版游戏

        风起于南若
        是什么东西

        玄幻  |  雪色无香

        “高,实在是高,不亏是侦探这么损的招你怎么想出来的?蓝昊逗一下林语苏。林语苏可大乐意:“怎么说话呢,我帮解围,你还不谢谢我,在那说凉话,哼。”“好好好,我去大美女下厨当感谢,张琦赶紧去买菜。”把张琦支出去后,昊开始说正事了,林语苏的侦社挺来钱,蓝昊想和林语苏合,提供线索,分一半的钱。林苏没犹豫:“合作是可以,不我有条件的,不知道你答应不应?”“你说吧。”“我要搬你的祖宅里来住,可不可以?蓝昊再次直勾勾的盯着林语苏眼睛都快掉出来了,歪着头凑了林语苏身边。蓝昊恨不得林苏现在就搬过来,能和美女一住着,不比闷声发大财差到哪去,眼睛不听使唤,眼皮不眨林语苏以为蓝昊不同意呢。“同意就算了。”“哪能算了呢不过我这祖宅虽说环境不错,这里可闹鬼你怕不怕?”林语当蓝昊在吓唬自己,根本没往里去:“你和张琦不是好好的再说了你这里卖香烛纸钱,即是有鬼多给烧点呗。”“那我可说定了,到时候你可别乱喊”“我胆子大着呢,凶案我可查出不少呢,你好好练练你的艺,每天给我做饭啊。”“你不是我的谁,到我这就享受来,你得出钱哟。”林语苏不说了,指着刚刚回来的张琦,眼看看蓝昊,蓝昊摇摇头:“得,我欠你的,谁叫你是我财神。”蓝昊下厨来了一顿丰盛的餐,饭后蓝昊带上张琦去做事林语苏搬家的活儿他可不想参,手里拿着南宫岩的物件去了武的文玩店。“袁爷纯金的将腰牌,两片金叶子,十几两碎子看看给多少钱吧?”蓝昊把西递过去。“是正经道来的物吗?”袁武这是想难为蓝昊。可不是盗墓来的啊,好道来的没听这几天新闻嘛,我们在鹰峡捡的。”“敢情你就是那送英雄呀,得嘞,我给你个高价”袁武称过之后,伸出两根手,二十万问蓝昊行不行,蓝昊袁武第一次做买卖,东西出手叫钱,直接点头。钱到手之后蓝昊和张琦都感慨之前到鹰嘴冒险太值了,分给张琦两万,琦感动的眼泪都转圈了。“蓝,给一万就得了,以后赚钱的子很多。”“说好了给一成,是你该得的,现在手里可有钱,咱们得去买个越野车,以后得着。”张琦没意见,如果到嘴峡有越野车也不至于俩人吓一身冷汗,蓝昊查查手里的钱三十万了,直奔S店。二十多万对蓝昊和张琦是不少了,以前没见过这么多钱,但是到了S店里一看价格有点傻眼,太贵买起。刚要出门,迎面走来个西革履,非常得瑟的人,搂着气极其难闻的女人进门就撞了蓝。“怎么走路呢,没长眼睛呀”蓝昊没发作,他先质问上了张琦刚得到好处,把蓝昊往旁一推,顶在了前面:“你别得,门又不是你们家的,我怎么关你什么事?”“哎呦喂,在头城还有敢和我张杨叫板的,买越野车你们买得起吗?”本蓝昊和张琦是要走的,他这么说转头回来了,到黑色牧马人边对销售员说道:“就这辆车。”张琦小声说道:“蓝哥,们钱不够。”正巧被张扬听到:“没钱你们来这干嘛来了,紧出去吧,别在这现眼了啊,哈哈。”蓝昊也骑虎难下了,讨厌张扬这号人,但囊中羞涩钱拿不出来,为难的时候林语到了店里:“蓝老板,刷卡吧”“你就是我救星。”蓝昊拿林语苏的卡,加上自己的钱财了买车的钱。车提走后张扬心不舒服,给手底下人打电话查昊的底细,晚上准备去蓝昊家闹事。蓝昊欠了林语苏的人情保证钱会一个月还上,林语苏说什么,她不相信蓝昊一个月赚二十多万,倒是对蓝昊的祖非常感兴趣。“钱不着急啊,这祖宅七八间房呢,我的侦探就开到这了,实在没钱你用一门市房当欠款不就行了。”“真小瞧你了林妹妹,挺会算呀在石头城一个门市房可不止二万吧,不过呢你想住多久,就多久,谁叫你……”蓝昊笑眯的没往下说,赶紧让张琦开车家,得准备开门了,两三天没买卖,不知道耽误了多少生意蓝昊回去之后在店铺盯着,张用自己钱给南宫岩买了一块墓,不能随便下葬,得选好日子行。两人商量的时候林语苏听了,上前问道:“你们还做墓生意?”“我们做死人生意。张琦简单回了一嘴。林语苏认他们卖墓地也是死人生意,笑回到自己的侦探社,蓝昊赶紧张琦使眼色:“晚上千万可别她出来,我喜欢她,可别把她吓着。”“蓝哥,她不好奇就事,倒是你嘿嘿……”张琦做鬼脸,蓝昊抬腿就是一脚。耽了两三天的买卖终于重新开张,张琦依旧在祖宅前排的店里应,心里不那么害怕了,反而得来买纸钱的灵人要比活人好话,非常客气。小钱张琦在前门市房自己做主,有大买卖才买主带到蓝昊面前,卖出去的钱得到好处就在铁桶里烧掉。纸的味儿太大,林语苏醒了,到前院,脸上贴着面膜,张琦她当成灵人了,也没注意面膜起层了:“这位大姐,你买几纸?”“你才买纸呢,我家又死人,我就好奇了,你在这比什么呢,还到铁桶那烧纸?”到声音张琦才反应过来是林语:“你怎么这打扮呀?”“我面膜,快和我说怎么回事?”语苏看不见灵人,到底要看看琦在搞什么鬼。蓝昊赶紧从正出来:“我们和死人做生意呢你就赶紧睡了吧啊。”“咯咯,你就逗我吧,你会点道术不,和死人做生意谁敢呀,你可逗我了。”林语苏一点都不信昊说的话,蓝昊没办法往林语眼睛上抹了点牛油,等林语苏次睁眼的时候,腿开始打哆嗦眼睛瞪得溜圆,眼前一晃倒在院子里。“蓝哥,我说不让她道吧,这可好,吓晕了。”蓝摇摇头,把林语苏脸上的面膜下来,准备抱着送她屋子里睡,院墙上两双眼睛呼吸急促,下一滑惨叫一声从院墙上掉了去。“蓝哥,又吓坏两个,我去看看。”院里吓晕一个情有原,爬墙头被吓坏的人可不知怎么回事呢,张琦出来之后就到两个人一边跑一边喊:“杀了,扒皮了!”吓晕一个吓跑个,买卖做不了了,迫不得已了门,张琦和蓝昊回到屋里守林语苏,等她苏醒。“外面那个怎么回事?”“蓝哥,我不道呀,他们估计是把林姑娘的膜当脸皮了,见你把林姑娘的皮都给扒了下来,吓坏了,那的比兔子还快,逗死我了。

        傅先生的假面心尖宠
        安卓客户端下载

        傅先生的假面心尖宠
        新手游免费下载

        玄幻  |  夜蓉

        从老板娘手里接过碟,顺手在柜台上的自筷子机里抽出一双筷,走到最近的一张桌边,坐下便吃起来。到一半我才想起来—这家店没有开灯,我么还能看得一清二楚虽说我视力没毛病,在一家没开灯的店里我没有理由能看得清切啊,那老板娘夹菜开着手机的灯!这是么回事?是我想多了还是我真的具有了夜能力?!我匆匆把碟里的拌面扒拉完,扫买单,便往水北新村交站走去,虽然没有灯,但我对脚下的路身边的事物、旁边花的招牌,看得一清二,或许是因为天光与处的路灯的缘故吧。走到公交站台,坐在头长凳上,等路公交,七八分钟后,路公缓缓驶来,车上很多人——因为这趟车终站是市民广场,很多人去那里跳广场舞。在车后门旁的一个角站好,一只手扶着吊,一只手拿着手机。右手边是一个足有两斤重的老爷爷,我看他,他也看向我,突一个机器人般的声音我脑子里响起:现在年青人真是不懂事,不懂得为老人家让位。这声音很奇怪,之以说像机器人的声音就好像是腾讯读书里种机器读出来的感觉语气没有轻重快慢,直都在一个调子上。质也很奇怪,就像金撞击发出的回声,听我脑袋疼。我再看向的左手边,是一个漂的妹子,长得像《这杀手不太冷》里的女角,齐耳齐刘海的短,上身黑色小皮夹克下身穿着黑色皮短裙身上有一股说不清的性活力。我感觉到她眼梢的余光似乎也瞟我一眼,然后那机器般的声音又出现在我脑海里:妈蛋,看什看,臭流氓!我一下做贼心虚地低下头,转念一想,我也没干么啊!老子是抱着欣的眼光看啊,很单纯好不好!但也只是心想想,便没有真的理,毕竟只是我脑子里到的声音,是我脑子的幻听还是真的她的声,还未可知!你们象过捡到金子的感觉?如果你想象过,那就应该明白我此时此的心情,很兴奋(老发财了),也很慌恐这是真的吗?是真的?),还很担心(相这么不靠谱的事,难是我脑子进水了吗?越想越觉得可疑,什夜视眼、什么读心术这恐怕就是我的幻觉!按我的专业知识来,神经病与正常人最的区别就是:正常人幻觉后,他能区分出,哪一部分是幻觉,一部分是真实;而神病,不能区分幻觉与实,他可能会把真实幻觉、把幻觉当真实也可能把把所有的幻都看着真实发生的。这个标准,我不是标的神经病吗?心中有,便无心再看旁人了盯着窗外疾驰而过的影,虽然晚上七点多,但窗外灯火通明,为只要驶过那一段老区,路公交就进入了城区最现代化最像大市的一个区域——江CBD,这里有惠城最高的写字楼佳兆业中,也有惠城最好的商中心华贸天地。佳兆中心不仅有写字楼,有公寓与商场,我就在佳兆业公寓楼的室大约分钟后,我下了,走上佳兆业中心的广场,前广场白天人多,晚上却非常热闹有很多人在踩那种三人骑的车子,一般是家三口玩;还有那种孩子骑的电动车,好是十块钱绕着广场转圈;还有很多年青人玩滑板。还有几个女子在拍抖音视频,两女孩子在假装一边走边吵架,有一个身高壮的男孩在给她们拍,一边走一边往后退他离我大约有三米远本来那两个假装吵架女孩,走得很慢,所这倒着走拍摄的男孩走的很慢,但好巧不的是,那两个女孩子然像遇到抢动犯一样突然往前猛冲。那倒男也飞也似的往后退本来就离得近,他又突然加速,我闪躲不,那倒走男的后背一子撞到我身上,我倒事,只是往后一踉跄便稳住了身形,但倒男一下子摔了个狗啃。那两个疯女子也一子收不住脚撞上来,好,她们应该是条件射地收住了脚,要不恐惧要踩在这倒走男头上。我下意识地走去,扶起那倒走男,倒走男没说什么,站身时,手机依然紧握双手里,看来这是个当敬业的摄影师。那子站起来,看起来足一米八,比我要高出个头,他脸上稍稍有怒意,但没说什么,是先看向手里的手机幕,然后抬头对那两长发女孩说:“不好思,我没保存住!”音里满是歉意。一个胖的女孩说:“没关,再重拍就好了,倒你,额头有事吗?要看医生吗?”我也看那男子的额头,红红,往外渗了一点红色血液,应该是擦破了。但那个高瘦的女孩立码大声吼起来:“呀,都拍了好多遍了我脚都走疼了,好不易录了段有感觉的,呀真是~”说着一个大大的白眼瞪给了倒走。这高瘦女孩说完,走男迟疑了一会儿,速地转过身来,朝我到:“你踏马没长眼,没看到老子在拍摄”我虽然我从来不是欢挑事儿的人,但也来不会怕事儿,谁敢我,我必让他自食其(这种反应模式,恐与我与父亲的关系有。精神分析理论认为一个人与父亲的关系是以后他与权威相处模型。)。我心里有发怵,但并未退缩,是朝他走进一步,说这广场又不是你家的你在这儿像开火车般跑,撞到了我,你还我,这有点说不过去!哎哟,你踏马还嘴,怎么着我都是被你倒的,你踏马就得付代价,说着一拳向我来。我这人嘴巴虽然,但真的是没打过什架,经验少,凭本能向后一闪,竟然成功了过去,他一拳挥空因为用力过猛,身子往前一倾,差点扑倒地。我朝右侧躲去,顺势一个恶虎扑食,次向我冲来,近两百的一跎肉向我袭来,一个躲闪不及,被狠地摁倒在地,所幸在下的过程中,下意识双肘往地面上一撑,不然我后脑勺都要撞了坚硬的地上。我双处传来钻心的痛感,上的恶徒一下子坐起骑在了我的身上,挥右手拳头,向我脸上来,我哪里还能躲闪只能任他攻击了,我意识地闭上眼,任凭一拳狠狠地打在我的上。所幸,这时那两女子拉住了这恶霸样男子,这男子便借坡驴,放开我站了起来我也狼狈地爬了起来狠狠地瞪着这名男子在我瞪他的过程中,机器人般的声音又在脑海中响起:哇拷,弱鸡还要干啊,当街人干架,这让我老娘道了,还不气死,她人家的音波攻击还不给灭了,怎么办?要不跟他干,我这面子哪挂。我寻思着,跟硬拼,激起他的狠劲后,恐怕受罪的还是自己,反正这里没有认识的人,我还是快溜吧!我尽量装着凶的样子,狠狠地说:好小子,有种你就别!”,说着便大踏步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