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友还读过

再世仙魔劫
特色功能

再世仙魔劫
平台客户端下载

玄幻  |  锦婳

李小亮坐在回乡的汽车上不悲不喜的样子心里却很苦涩。李小亮今年二十一,大学生,他长的浓眉大,方方正正,身有带着农特有的憨厚与老实的特性但他自己知道,自己并没看起来那么厚道,老实。来他即将从师范学院毕业留校任教的事情也差不多定下来了,前途本来一片明,可因为得罪了一个无的人,毕业时曾信誓旦旦他留校的上江师范再没了音,曾经拼了命向他伸过榄枝学校也是有多远跑多,生怕与他扯上一点点关。就连毕业证都拖延没有他,这情况更象是他被学开除。只是学校没有发出告,拒给他毕业证时也是言相劝。可不管态度再好事实上他与开除没区别。一切都是因为某一位张姓育局局长说了几句话。汽一边缓缓的前进中,售票站在车门边向路人吆喝着玉江到平罗,玉江到平罗点上车走拉。”李小亮吐口气,心中突然豁然。自以往只是低头做学问,真是对现实生活欠缺了好多如今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正学到了想学的知识,做别的,或许有更好的出路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向家说。也许他们会很失望吧汽车突然嘎的一声停了下,车门大开。一个上身穿小碎花短袖布褂,下身深色直桶裤的女人上了车。人三十来岁,短发齐肩,官清秀,皮肤白皙,不是种一看就让人感觉漂亮的,但要仔细看时,却发现女人越看越顺眼,越看越亮,她上车后张张嘴却没说出什么,看也不敢看众,找了个座坐下,样子有拘谨。这趟车是从玉江市往平罗县的。上江是中江的省会,玉江在上江的西,属内陆,中江省最穷的。平罗县又是玉江的西南是玉江市最穷的县。所以平罗到玉江的车次不多。次发车,车上的人都不少空位子没有几个。这女人的地方李小亮前面的一个置。其他人看倒这些感觉常平常,但无意中抬看到女人的李小亮却是一愣,为他突然想到这个女人是。李小亮的家在上林乡的林村,而这个女人正是下村的一个有名的寡妇,名林玉芳。林玉芳虽不是下村唯一的寡妇,却是最有的。因为她是下林村三个妇中最漂亮的一个,也是一一个过门当晚死了丈夫女人。很多人都说林玉芳过了门,但没有被破身,有人说她是白虎,天字一大克星。可不管怎么说,林村光棍不少人惦记着林芳。李小亮看看林玉芳的影,心说,这从来没出过林乡的林寡妇这次居然到玉江市,这事怪啊。林玉这小寡妇是出了名的老实走在街上都是低头快步,话都是低声细语有个人在上说话就听不见的那种。样的一个女人会一个人跑玉江市,如果不是亲眼所李小亮都不会相信是真的就算人会变,但半年功夫格大变,这不可能的。记上次放假回家时,他还记林玉芳坐在大门的门槛上由她的那个恶毒婆婆又踢打一动不动。是什么事让样一个逆来顺受的女人做这样的事来?李小亮突然这事有了心思。林玉芳身穿的是那件小碎花布褂是种圆领短袖衬衫式的女式。在李小亮的印象中,林芳没有穿过T恤类的短袖衣,就是夏天也是长袖衬衫李小亮猜测,这衣服应该林玉芳新买不久的。不过青色小碎花圆领短袖衫,真的挺配林玉芳。素雅的色与图案,衬托出林玉芳静、贤淑的气质。小圆领发际之间娕白的脖颈隐隐着光洁,林玉芳没少干活肌肤却比那些天天摸美白的女人们更好。那一小截黑发相衬托、曲线隐约的颈,竟让李小亮心里有种看到更多的冲动。吸了口,李小亮自嘲自己这是要失恋综合症了,居然会有种从来没有过的想法。收视线的刹那,他看到了林芳的侧脸。虽然低着头,玉芳的目光却在偷偷的看左右,有些惊慌的神色,的嘴唇紧紧的抿着,鼻尖隐约有汗。那汗肯定不是为追汽车,她在紧张,在怕,为什么?李小亮皱皱,就算第一次出门,也不紧张成这样子,而且,她有带行李!难道她是从刘家偷跑出来的?!李小亮起了警惕,默默地窥探着玉芳。其实李小亮并不是管闲事的人,被开除这件对他的打击也不小。只所有心思管林玉芳的事,其也有些原因。林玉芳比李亮大不几岁,嫁的刘安同小亮在一个胡同中。刘安不是从小体弱,李小亮记小时候被村长家的儿子欺时,刘安还教训过村长儿李大鹏。不仅这事,在吃用上,刘安也没少帮过李亮,两人感情好的很。李亮到上林乡上初中时,刘去矿山打工了,等李小亮高中后,刘安就回来了。然刘安带回来的钱不少,却得了肺病。一开始都以是小毛病,刘安家里人也太在意,让村里的赤脚医看,谁知越来越重,后来检查是肺癌。刘安家这才了。刘家就刘安这一个独,家里人就想让刘安赶紧婚生子。谁知刘安结婚当死了,刘安的父亲一气之,也病倒,不久后去世。留下了林玉芳与刘安的老范翠红。刘家男人一死,家就不象家了,范翠红性也大变。她感觉林玉芳就扫把星,把她家害成了这。一个很温和的妇女变的酸刻薄,林玉芳没少受了骂。不管是乡村邻里还是安的关系,李小亮都对刘有感情,所以他很关心刘。其实,就算不是刘家的玉芳,是下林村的其他人李小亮也会关心。李小亮个孤儿,并不是父母双亡是不知道父母是什么人,是下林村的老支书捡来的老支书家里的条件并不好可以说李小亮从小吃下林的百家饭长大的,所以李亮的感恩心比较重。诸多因在里面,李小亮对林玉的出现,不由自主的关注来。可看了一会儿,他发了不对,这是回去的车!果是从刘安家偷跑出来,不会坐从玉江到平罗的车!李小亮直直身体,向车里扫视了一圈。乘客们千百态,有的在交谈,有的看风景,有的看手机,还的在闭目养神,看起来都平常的样子。对林玉芳关的人,似乎也没有……不,有一个,是一个穿着迷装的家伙。这人留着平头看起来很壮的样子,目光神、锐利,似乎是一个很害的家伙。他明显在关注玉芳,一分钟内看了三次李小亮心中一突,如果这人对林玉芳有歹心的话,己好象大概不是他的对手如果拼命的话,只有五成握让林玉芳逃走。“你的哪里?买票。”售票员的音在旁边响起,打断了李亮的思绪。李小亮不由的然,自己是不是真的与现脱节太多了,竟然会想到些事。这是法制社会,大天的,怎么会有人敢做抢女之类的事呢?那个迷彩估计是被林玉芳的相貌吸了,自己想的太小说了,在可不是什么古代江湖,拦路好汉,采花大盗什么。

在网游中修仙
精品游戏平台下载

在网游中修仙
下载游戏大厅

玄幻  |  漌柠年

刹那间,脑袋里一片白,让我有一种不真的感觉——这也太魔了吧,怎么可能会发这种事!我的心里是万个大写的感叹号与号,这是什么鬼玩意?这踏马是真的吗?而无论我如何否定,牛纹身就在我手背上我的心情兵荒马乱,将目光从纹身转向庄栋。庄小栋的眼神很杂,有不知所措,有讶,有欣喜。大脑经漫长而短暂的空白后开始清晰起来,庄小或许知道些什么。“、老师,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我也不道它为什么跑到你身,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他说话时眼神坚定没有眨眼,他没有说。我后背发凉,对这天牛纹身充满恐惧。让我想起《夏目友人》里出现在夏目朋友脸上的会动的壁虎纹,是樱花国传说里的种式神。“在西湖郊那次,它上了你的身后,你有什么变化吗”我语气尽量平和,从庄小栋的眼神里,是读出了我的不善。老师,我真的不是故的,我真的不是那种。”庄小栋的态度非诚恳,这进一步打消我对他的怀疑,没有什么,我此刻心里兵马乱,不知从何说起庄小栋看了我一眼,着往下说:“刚开始,它也是在我手背上后来就跑到了我的胳上。每逢农历初一、五,我全身就疼痛无,疼得我失去知觉,身冒汗,一年比一年重。去医院也查不出问题,但这还不是最怕的。”“你知道最怕的是什么嘛?”庄栋神秘地小声说。我了摇头。“我用烟头烫它,竟然一点都烫坏它,那里皮肤一点没有烫伤,好像是它过的地方,就有了神的防烫功能。”我问,还有没有别的什么响?庄小栋想了想说自从它上了身后,我能听到别人头脑里的音,比如,我总能听我同桌的脑子里说,为什么和这个傻比同。比如在课堂上,我数学老师叫起来回答题时,我就能听到很同学的脑子里的声音这个傻波怎么可能知。多年的心理学教育让我相信,庄小栋可有被迫害妄想。听到里,我感觉我的人生像坐在东部华侨城的山车上,正渐渐驶向高点,积蓄着狂暴的量要把我甩出车外,的求生欲在经历着难言表的磨难。这天牛身在他身上存在了快年,他家人就没有带去过医院吗?医院就有发现什么吗?另外他是怎么熬过每个月次的剧痛的呢?接下,我与庄小栋进行了长的对话,从对话中我得知了以下信息:的天牛纹身他身边的多数人都看不到,爸、后妈、老师都看不,这四年里,只有一女同学能看到,那个同学患了白血病,没久就去世了。还有一亲戚的小孩能看得见那孩子才一岁多,还太会说话,看到庄小,就用右手食指在天纹身上摸着玩,一边还一边笑。家人都很怪,为什么这个小孩什么跟第一次见面的表叔竟然会这么投缘只有小栋知道,那孩应该是与那天牛纹身缘,而不是与自己投——尽管知道这真相但他还是为这个误会窃喜,因为这个世上乎没有人说过与他投。庄小栋每个月的那次剧痛,后妈也带他医院检查过,但医生,这小伙子身体棒得,比同龄人更健壮有。去过一次之后,后似乎也就心安理得了便没有再过问他的事甚至还怀疑他是为了想上学而故意装疼,此小庄也没有什么怨,毕竟是后妈,而且己平常也没对这个年的后妈有多好。至于个长年在外的爸爸,跟他也没什么好说,便没有人再管他的事,就这样与这个天牛身相处了这么些年。至有时候,他能精确知道它会在几点几分,疼多久,有时候,甚至要感谢这个痛—因为这个疼证明他还着,他似乎失去了很情绪,幸福、兴奋、望、失望,就像一具尸走肉,而唯有这疼证明他还有感觉,他是个活人。小庄与别的关系很淡很淡,淡快没有。我不知道这淡与他身上的天牛纹有没有关系,但我觉多多少少会有些关系我不知道,天牛纹身存在,是否也让我偏漠的人际关系变得更漠?我觉得我与小栋上有很多相似的特质这或许是天牛纹身找我们的原因。庄小栋性格便害羞内向,我本性也是如此,只是社会上打磨了这么久才稍稍改观,也接受自己这种性格,认识无论是外向与内向,各有优势与劣势,不羡慕别人,只需发扬向人的优势即可。小的家庭关系比较淡,也是。小栋与父亲没什么感情,我也是,或许比他更严重——非常痛恨我的父亲。父亲是个赌徒,还非暴力,妈妈被他打到乎残废,我初中时,他用赶牛的木棍打到倒在地,我一直搞不,为什么一个人可以自己的妻儿如此暴力这或许是我在广告行工作多年之后,还利业余时间学习心理学并兼职心理咨询师的在原因。我并不是专的心理咨询师,目前心理咨询师还不足以撑我的生活,我只是一个同学在江北的水新村合租了一间工作,有来访者时我才会来,通常是与来访者在工作日的晚上或双日的白天,我的全职作是地产广告公司的划师。虽然心理咨询只是我的兼职,但我常以这个心理咨询师身份而自豪,与别人次相识是,我会习惯地介绍:你好,我是理咨询师林东,我擅的方向是亲密关系成,像婚姻关系、情感系是我的主攻方向…不知为什么,我会跟小栋说起这些,或许把他当作年轻时的我,或许我出于咨询师本能,想让他从我的遇中看到未来人生的望——我虽然跟你一苦,但你看,我现在得还可以,有着不错工作、不错的人际关。我可以,你也就可。那晚我跟小栋聊了久,一直到晚上六点,我才与他告别!并诉他不要与任何人谈我身上的天牛纹身,不想引起别人的恐慌该来的自会来,该去自会去。整个江北,惠州最具现代都市气的区域,高档写字楼立,堪称惠城CBD。而我的心理工作室是北的东北面的水北新,这是个老旧小区,在人气足,小吃店很。从工作室下来,路面就是一家沙县小吃现在已是十月份,六多天就已黑透了,这路的路灯却没亮——计又是停电了吧。我进沙县小吃,一个中大姐在玩手机,我知她就是老板娘,我指台子上放着的食物,:“大姐,一个茶叶,两块卤干,一份拌。”大姐忙站起身,只手举着手机当电灯一只手拿着个铁夹子往一个蓝边碟子里夹物。到这时,我感觉哪里有点异样,但又不起异常在哪里

在遮天寻找完美
ios官方版下载

在遮天寻找完美
功能综合

玄幻  |  蓝染夜

杨书籍说话的候,孙胖子的光转移到了那文件上。也不道他看到了什,突然抿嘴笑一下,随后指文件上面的内说道:“老杨上面写着针对俗事务调查研局的某些领导志。不是我说要哥们儿我不民调局的领导,那这个文件不是对我就不作用了?”听孙胖子的话,书籍愣了一下他一时没有明过来,毕竟自杨某人进入民局开始,这个子就一直是这的句长。上面不过想要敲打打孙德胜,并是要拿掉孙胖的句长职位。是他这个书籍不敢想象民调真的换了句长会变成什么样看着杨书籍没反应过来,孙子嘿嘿一笑,次说道:“当高老大招哥们我进民调局的候,签的是九九年的合同。们儿没打算离这里,不过句不句长的,那无所谓了。”书籍眨巴眨巴睛,说道:“说你不做句长那能做什么?书籍?还是到面做室主任”那不还是局里领导吗?不一要回家接受查吗?”孙德胜着杨书籍做了鬼脸,随后继说道:“哥们我能屈能伸,做句长也不做任,对你这个籍的位置也不兴趣。给我来劳动改造,重做个调查员总以吧?”“别了,孙句你怎可能回去做调员?”杨书籍话的时候,额上已经见了汗原本部里的大导和他商量是敲打孙德胜,这个胖子日后话一些。可从没有拿掉他这句长的意思“么能叫闹?反也是要回家接查看的,还不让我下基层接劳动改造。”胖子笑了一下后,转头冲着在发呆的车前继续说道:“兄弟,你的事,哥们儿我多明白了一点,来找高老大是了借钱的。多数目我怕吓着不问,这样,正好缺一个私助理。一个月万,干不干?“干!”车前几乎没有犹豫一口答应了下。一个月十万这样五年就能家里的老登儿清欠债了。一的杨书籍急忙断了两个人的话,说道:“句,先不说你不做调查员。管怎么说你都公职,怎么能十万请一个私助理?”“那法律上面写着职人员不能聘私人助理了?孙胖子冲着杨籍笑了一下,后走到他的身坐下,拍了一杨书籍的大腿随后继续说道“哥们儿我老娘家有钱,知我最近身子骨。花自己家的雇了个私人助照顾哥们儿我这有什么不行?还是杨书籍见不得我好,算借机把哥们我撵出民调局”说到这里的候,孙胖子伸搂住了杨书籍脖子,在他耳继续说道:“算哥们儿我真干了,那也没么。不过估计得有几个不干,比方说我们辣子,还有我老丈杆子吴主。他老人家一,二杨是不是得跟着走?别现在他们俩被说动了,那也看我老丈杆子意思。信不信前脚离开民调,二杨后脚就跟着一起走”书籍在民调局了好几年的书,这一阵子又了句长,心里道民调局就靠几个人撑着了一旦他们都跟孙胖子走,那调局也可以关了。当下,杨籍急忙站了起,正打算说话时候,办公室门再次被人从面踹开。随后个满头白发的轻人从外面走进来这男人一来便看到了孙胜,当下也不会杨书籍,走来对着孙德胜道:“大圣,么回事?我听杨说你这个句要被拿掉了?你又犯了作风题这事弟妹和子不知道吧?这人说话的时,车前子正好清了他的相貌白发人看着也二十五六的年,却顶着满头白发。和孙胖说话说到一半时候,突然扭脸来,看了旁的小道士一眼这一眼看过去白发男人的眉便皱了起来。啥作风问题?人说这话也就了,辣子你不道哥们儿我的丈杆子是谁的?不是我说,盼着你弟妹做妇可不是一天天了。”孙胖说话的功夫,手里的文件递过去,随后继说道:“辣子来的正好,哥儿我刚刚辞了长的差事,现从头做起,回再做调查员。自从见到句长里多了个生人后,白发男人时不时的望车子一眼。孙胖叫了他几声,个叫做沈辣的发男人这才回神来。听着孙子说道:“辣,你不是说去亲了吗?怎么么快就回来了”“别提了,亲爹说我年纪小了,还顶着脑门的白头发条件不好就得付着过日子,竟然给我找了着俩孩子的小妇。”白发男和孙胖子无话谈。,看了车子一眼之后,续说道:“最人家没看上我说我一头的少头,是故意染杀马特”听自的朋友相亲,后落得这样一结果,孙胖子忍住大笑了起。笑了两声之,他指着一边车前子说道:哥们儿给你介一下,这是来咱们高老大的以后就是我的人助理了。对,小兄弟你叫么名字来着”道士我的法号前子”道士说来自己的法号后,继续说道“我出世之后出家了,只有号没有名字,份证上的名字是车前子。”车前子?好名,听着就那么哗的痛快”孙子忍着笑,转对着还有些发的杨书籍说道“老杨,赶紧,给哥们儿我排哪个调查室我好带着助理报道。辞去句的手续咱们回在办。”看到胖子执意要从做起,当下杨籍无可奈何的了口气。随后出来各调查室花名册,最后它抽出来,对孙胖子摊开,道:“孙句你己看,现在其几个调查室都了,就熊万毅们二室还有各额。“”二室二室就二室吧孙胖子叹了口,正要继续说的时候。办公大门第三次被从外面打开,后另外一个白发的男人从外走了进来。这人看着和沈辣不多的年纪,明长得眉清目的,眼神当中透着一份刻薄神情。原本办室里面的人都坐着的,可见了这个白头发男人之后,孙胜、沈辣和杨籍三个人立即沙发上跳了起。孙德胜笑的睛都眯缝了起,冲着来人说:“吴主任,是好久不见了我们家一一打话的时候还念您来着。”“老婆念叨我?白发男人冲着德胜翻了翻白,随后说道:她和你过够了终于知道寡妇好处了?”新来的白发男人话的时候,扫一眼办公室里一还坐着的车子。两个人目对视的一瞬间白发男人的眉微微挑了一下随后冲着小道扬了扬下巴,着孙德胜说道“你年轻的时也冲动了?现冲动的结果找门”这个被称吴主任的男人八成就是孙胖说的吴仁荻了这看着瘦瘦弱的,也经不起铁锨。听到他里话外带着自是孙胖子私生的意思,在东老家小道士都被当作神仙供的,就是众人门讨债,也没敢这么和他说。

宇宙的归途
电脑版免费下载

宇宙的归途
特色功能

玄幻  |  安白

“这是午休的地方。方园长指着一扇关着纱门说。跟着方园长进去,杜睿琪看到了个完全不一样的世界小小的床、小小的被、小小的桌子、小小枕头……就像白雪公看到七个小矮人的家的,杜睿琪觉得太吃了!床是卡通汽车造的,被子也是卡通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爱!里的孩子真是太幸福!参观完了整个幼儿,方园长把杜睿琪带了自己的办公室。“,杜老师喝茶!”方长热情地给杜睿琪端一杯茶。杜睿琪有点寵若惊,接过茶杯不意思地说:“谢谢!“杜老师觉得我们幼园怎么样?”方鹤翩脸上还是灿烂如花。太好了!我从来没有到过这么美丽的幼儿,就像一个童话世界”杜睿琪抿了一小口子里的水说。“喜欢里吗?”方鹤翩目光炯地看着杜睿琪,似要从她的脸上打捞起么。“喜欢,太喜欢!”杜睿琪难以抑制己的兴奋。“想没想来这里工作!”方鹤的眼睛是那么定定地着杜睿琪,意味深长“……”杜睿琪顿时大了眼睛看着方园长“没有想过,这里好离我比较遥远——”睿琪不敢看方园长的睛,她是一个村完小教师,和县城最好的儿园似乎根本打不上儿。“呵呵,只要你意,我来促成这个事!”方鹤翩开门见山说。“这……我当然意,能来这里工作是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杜睿琪感觉自己真是在做梦。“好,那这么说定了!我来负你的调动!”方鹤翩了拍杜睿琪的肩膀说两人正说着,从外面进来一个年轻男子,高瘦瘦的,显得有些不禁风。“妈。”男对着方鹤翩叫了一声“志华,我介绍你们识一下,这是杜睿琪师。这是我儿子丁志。”方鹤翩站在杜睿和丁志华之间。“你!”丁志华走过来握了杜睿琪的手。“你!”杜睿琪有些怯怯说。“你们聊着,我点儿事。”方鹤翩站来朝外面走去。房间只剩下杜睿琪和丁志两个人,杜睿琪顿时些窘迫起来,不知该么办?只得端起茶杯水。“听说杜老师的上得很不错,真想去一听。”丁志华打破沉默。“方园长夸奖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多足。”杜睿琪有些不意思。“杜老师是在个小学教书?”“画镇杜家庄小学。”杜琪始终不敢直视丁志的眼睛。丁志华却是直盯着杜睿琪看着。个姑娘还真的像妈妈讲,不是很标致,但很耐看,而且是越看好看的那种。尤其是全身散发出来的那股气,让人感觉很舒服和他之前交往的那些孩很是不一样。“杜师下午有空吗?要不陪杜老师去外面逛逛”丁志华说。“谢谢我下午还要赶车回学去,对不起。”杜睿不知方园长这样安排竟是何用意。难道是…想到这个有可能的果,杜睿琪心里顿时张起来。杜睿琪站起往外走,刚走到门口正好方园长从走廊的头走过来。“方园长我想先回去了。谢谢!”杜睿琪说道。“,那让志华送一下你。志华,你送杜老师教师进修学校去。”鹤翩对丁志华说。丁华跟着杜睿琪往外走杜睿琪觉得很别扭,人之间没有什么话题就这样走着很尴尬。志华有一搭没一搭地杜睿琪聊着,但是杜琪都提不起兴趣。眼就快到教师进修学校门口了,杜睿琪停下,说:“我到了,谢你!”“杜老师下次来可以到我单位去喝,我在县广播电视局班。”丁志华说。“的。”杜睿琪收拾好己的东西,坐上了开画眉镇的公共汽车。路上,杜睿琪都在琢着方鹤翩的话,为什要给自己搞调动?为么又要让丁志华出现办公室?难道把自己过去,是为了她的儿丁志华?可是按丁志的条件,找一个像自这样的乡村老师应该很容易的,为什么偏要看上我?杜睿琪闭眼睛,眼前尽是丁志和方鹤翩的样子。本这趟进修学习让杜睿觉得自己好像插上了膀的小鸟,感觉就要起来似的,可是想到背后的事情,杜睿琪心里却很难平静。再上前不久家里发生的件事情,杜睿琪迫切走出杜家庄,走进县里的渴望更加强烈了现实告诉她,留在杜庄,她丝毫不能改变里人的命运,不能更地保护自己的家人!有走出去!可是,自走了,朱青云怎么办方园长能出面动用她关系为自己搞调动,里面一定不会很简单如果不是为了自己的子丁志华,她犯得着么做吗?可是这个丁华在杜睿琪眼里,却毫没有吸引自己的一魅力。人长得不赖,就是感觉缺少了点什。而且自己和朱青云经感情很深了,难道说断就断?想到这些杜睿琪感觉心里很乱生活还在继续,杜睿每天照例上课,和朱云也一如既往地好着只是心里总有个疙瘩的,不捅它似乎不存,可每当夜深人静的候,方鹤翩和丁志华脸就会出现在眼前,走出杜家庄的愿望就是那么的强烈!大概了一个月左右,校长知杜睿琪去余河县一听课,说是县教研室名叫去的。杜睿琪来余河县第一小学,发原来是学校的开放日观摩活动结束后,教室主任李良田把杜睿留了下来。两人聊了会儿观摩课的话题,良田突然问道,“上见过方园长的公子,觉得怎么样?”“挺的!”杜睿琪心里思了一下,笑着说。“呵……”李良田听杜琪这么说,爽朗地笑起来,“杜老师啊,瞒你说,我这个老同找媳妇的眼光可高着!这个县城里,多少孩子愿意嫁给丁志华,可是方园长就是看上。你啊,是她唯一上而且十分喜欢的人更关键是志华上次见你之后,感觉非常好杜老师,机不可失啊你也知道,方园长就么一个儿子,女儿已出嫁了,嫁给了余河一中校长姚天明的儿,那也是家大业大的啊!方园长的爱人是广播电视局的副局长这样的家庭条件可是挑第二个啊。”杜睿笑了笑,没有言语,些她也早就知道了。样的家庭条件,朱青是无法和丁志华相比。“方鹤翩跟我说,两年她也要退休了,在幼儿园的副园长一一直空着,她就是在合适的时机提一个自需要的人上来。这样就可以顺利交接了。要是嫁给丁志华,前无量啊!”李良田意深长地说。原来方园是想调自己过去接她位置啊!杜睿琪心里是无法淡定了

玉面公子和第一淑女
游戏平台下载

玉面公子和第一淑女
安卓下载中心

玄幻  |  夕颜

在城市的万人群中,我苏雅又相遇,看着考官置上坐着的个庄严漂亮女人,我深,我和苏雅间,是有缘,是上天的排,让我出在苏雅的生中。“苏雅是你。”能到苏雅,我兴奋,但在个场合,苏是公司的领。而坐在她前的我,只一个想要投聘到她公司一名求职者我在这个美的领导面前只能掩饰住己的喜悦,能让苏雅看来,我有对的不敬和调。“安夏,么会来我公面试呢?”雅很规矩地。“苏总,别误会,我这家公司来试之前,并知道你就是家公司的老,我也更没想到,我会这家公司里到你。我来家公司面试是因为这家司有一个好发展平台,我也需要一这样的平台发展。”“夏,你别多,我没有别意思。”苏解释着,我,她是误会我的意思,为我给她解的那番话,怕苏雅担心来这家公司试,有另外的,就是冲她来的。苏说完,看了眼我的资料“你是学管的,在以前司里做营销划?”“是。”“能说你为什么要开公司吗?HR公司是一家国际大公司实力要比我强啊。”“不喜欢HR公司里每个人自私自利,心斗角。”没有给苏雅实话,毕竟真正的原因说出来不是件光彩的事,就连我在HR公司里最好的哥们小海不知道。这问题,小海问过我,我了小海也是个答案。但,小海似乎不太相信我答案是真实原因。我不道,今天坐我对面的面考官,公司的最高领导雅,她会不相信我的回。苏雅只是了我一眼,要从我的眼中找到真正答案,她没继续的追问个问题。话一转,苏雅话题拉到了外的事情上。“你有女友吗?”“了。”“多?”“一个月。”“哦”“苏总,今天的精神好。”“是,我觉得自就像是一台满了电流的器,脑子里时一刻都在工作高速运着,我不得打起精神,就是我的命”“看得出苏总是一位业型的女人”“最幸福女人,就是小女人,照着家庭,被己的男人疼着,没有几女人愿意做强人。”苏说到这里,笑了一下,个笑容,是雅进门到现,第一个笑,“我给你这些干嘛,吧,面试结了。”苏雅起我的资料离开了座位我跟在苏雅后面,吻着身上散发出的那一阵阵香,这让我起了那一个。苏雅依偎我的怀里,弱得让一个人怜惜。今的苏雅,是么的庄严、气,派头十的领导模样我看着苏雅背影,她走时摇摆的臀娇好的身材都让走在她面的这个男着迷。苏雅我带到了行部经理办公,经理就是才面试考官的其中一位四十岁模样男人。“胡理,这是安生的资料,拿去看看。完以后,到办公室里来趟。”苏雅我的资料递了行政部经胡明。转过来,对我说“安先生,天就这样吧等有了结果胡经理会给打电话的。其实,我现多想听到一话,苏雅说安夏,到我办公室里坐吧。但苏雅有说,她在属面前,没露出一丝的迹,她和来试的这个男子早就认识我在苏雅的里,就是一求职者,没任何的特别我突然在心想骂,这个人真的绝情她全然不在我和她睡过,此刻就站她的身边,曾经嘴里叫小男人的安,一个疯狂过一晚上的人。安夏啊夏,是你在作多情,一情愿。不要为你和这个人有过特殊系,就会得她的好感,错了,你在的眼里,和街上的任何个男人没有别。我对苏的这种冷漠有些寒心,后悔在心里惦念着这个人。“安先,你先回去。”看到我发呆,苏雅说了一句。苏总,我想一下,最快么时候能知结果?”“迟明天。”雅说完,径的回到了她办公室里。远远地冲着雅的背影看一眼,离开安雅尔公司回来的路上我想到刚才安雅尔公司苏雅的神情心想,我今的面试恐怕白跑一趟了安雅尔公司会录用我。来,还是要手联系下一出路,我接给几个朋友了电话,让们帮着打探下,有那些悉的公司在营销策划和理类人才。到家里,前友给我来了息。从我离HR公司以后,这是我收高岚发来的一个信息,个多月来,们断掉了联。我知道,没有联系我是心里的愧,认为对不我。可我觉她没有什么不起我,她和谁好,是的自由,也她的权利。气愤她的,她和我好上时候,偷偷还和别的人上,这是对的欺骗。离她后,我也有主动的给打过电话。晚上有空吗我想请你吃。”高岚在息中写道。犹豫了一下心想,反正上也没有去,和高岚见个面,也没什么。于是准备给高岚短信,问她上在什么地吃饭。短信编辑好,还有发出去,话又响了起,是一个陌号码。接起话,是一个美的女人声。“安夏,上有时间吗想请你吃饭”“你是?“我是苏雅你听不出我声音了吗。“是苏总啊我是没有想你会给我来话,所以就有联想到会你。”“现知道了吧,晚上没有约吧?”“没,没有。”选择了撒谎对我来说,宁愿去陪着雅吃饭,见苏雅,就是份很愉快的情。这是我待的,苏雅出想要我陪她吃饭,我不犹豫的答了她。“那,你把住的址发信息给吧,我忘记你的地址,会儿我过来你。”我合电话,欢喜跳了起来。喔,美妙的人,美妙的情。姐,小人想你了。我兴奋地吻一口手上的话。这种感,就像是初时刻,苦苦求一个女孩有结果,突有一天,她应愿意和你会。甜蜜蜜,充满了阳,暖到了我心窝。我把址给苏雅发去以后,赶又给高岚回信息。“高,对不起,上我有点事,恐怕来不了。”很快高岚给我回信。“安夏是陪新女朋吗?”“不。”“那你定是在恨我”“高岚,怎么会恨你,这种想法从来没有过”“安夏,你别恨我,的心里,是你的,一直在爱你。只,有些事情发生,是我不愿意看到,也是无法制的。你知吗,我很想你打电话,听你的声音还像以前那,叫你夏。次拿起电话我都没有勇,我害怕你怨恨,害怕不接我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