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第642章 认真修仙
ios官网下载

更新时间:2021-04-19 19:34:24

我要打赏
    是什么
    打赏共480882恒币
    下载吧

    最新打赏

    更多打赏记录

    是什么软件

    我要评论
    安卓版体彩
    评论共5564条
    下载中心

    点击查看更多书评
    苹果版引导

    书友还读过

    农女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介绍演示

    农女会武术谁也挡不住
    下载游戏大厅

    玄幻  |  千颜泪

    “烟嘴是玉不假,沁色杂乱不,烟杆杆身磨损严重,铜绿铜满身。”金锋曼声说道:“气不通,还得重修。”“这样的杆,最多值五百。”“多了不。”冰冷冷的短短一句话,把根烟杆说得一无是处,旁边的几个路人都点头认可。曾珂珂子有些迷糊,心里隐隐约约猜了什么。“难道他要杀价?”前的摊主面色难看,就连笑容有些勉强,心里却是暗自咒骂这个破破烂烂的年轻人不但是行家,连杀价都这么狠。一刀给自己砍了十分之九下去。停了几秒,摊主仍旧不死心,做后的挽留,嘴里的语气也变得常和蔼。竖起大拇指说道。“兄弟,您是行家,我何猴子领了……”你看这么热的天,你我都做抗日英雄,都不容易不……”“我们男人无所谓,晒越黑越健康,可这位美女老板跟我们不一样……”“你瞅瞅人美女比电影明星还漂亮,可么大的太阳,人连一把伞都没,搁太阳底下晒了这么久……“给美女晒黑了,我们的罪过就大了不是。送仙桥好歹也是国十大旧货市场之一,每年来里的明星可不少,我也见过不……”“可像这位美女这般沉落雁级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这话曾子墨听了,心里莫的欢喜,很是受用。这个叫何子摊主很是会说话,当下就要口买了这烟杆。就凭这话,就五千。五千块,对自己来说,不足道。这时候金锋却冷冷说:“烟杆值五百,你话说得好多给三百。”“八百块。”几话就让金锋改口,足见何猴子嘴巴确实厉害,就连旁边的路都觉得摊主这个很会做生意。珂珂我买两个字都到了嘴边,被金锋的话压了下去,心头有微微不悦,望向金锋的瑞凤双中,多了一丝幽怨。“我就值百块吗?”何猴子却是暗暗窃不已。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来五百块就能卖,你瞧,几句言,这不又多了三百!?小眼子转了两圈以后,何猴子语气得低沉起来。“大兄弟,再加百!”“一千块。一千块,你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多加两百,你看看你这位美女板,穿的一身名牌,就当给我添两百块的辛苦钱……”“我里两个孩子都在念高中……”锋脸色一沉,黑曜石般的眸子多了一分冷光。“不要,走!“我买!”几乎就在同时,金跟曾子墨同时说出这话来。金眼神一顿!曾子墨心头一紧,着唇柔声说道:“我……对不……”“他也不容易……钱不,我们就……买了吧。”悦耳声音如山涧山泉般流淌,叮叮咚,敲击在金锋的心底。见到锋没说话,曾子墨轻吁一口气从包里取出一叠崭新的红钞票了十张过去。“我买了,谢谢”何猴子也是长吁一口大气,头上浮现出一层层细细的汗珠总算是搞定了这笔生意,一赚是一千块,十倍的暴利。“谢美女,谢谢老板。”“谢谢你大兄弟。”双手恭恭敬敬的去钱。正待去接钱,只听见边上个闷闷的声音传来。“何猴子开张了啊……”“什么玩意值千块呐?”摊主转头一看,笑满面,两眼放光。围观的藏友路人纷纷转过头去。只见一个高大大、年纪约莫三十来岁的年男人站在那里。男人满脸横,长相特凶恶,左手手挂着一暗黄色的二点零手串,在太阳反着眩光,就像是玻璃一般。手正在盘玩着一串暗红色的十子念珠,中指上带着一枚银包宝戒指。穿了一身阿迪短袖,下却是一双人字拖,胸口上挂的一串零点八的大金链子。金子的末端,赫然是一块阳绿翡大方牌。上上下下、标注的土主装扮。但见这个男人,摊主时眉开眼笑,弯腰叫了声:“呀喂,余老板,余专家,可好没见着你了啊……”余老板大刺的嗯了一声,一双死鱼眼睛高的凸起,肆无忌惮的盯着曾墨。眼前的这女子美得不像话瑶鼻杏眼樱桃嘴,小腰盈盈一,完美无瑕的身材,看到曾子,余成都只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活了。火辣辣赤裸裸的目光刺曾子墨浑身不舒服,看了看这男人,蹙眉轻皱,往金锋身边了靠。“嗯,今儿有空,过来瞅……”余老板恋恋不舍的将光从曾子墨身体上挪开,曼声道:“淘换到啥好物件没有?“拿过来给哥瞅瞅……”“哥不差钱!”边说,边故意的往子墨这边看,样子很是自满。主何猴子谄媚的应承:“都是原先的物件,您都点评过的…”“倒是这位美女手里的烟杆前天西城区淘的……”“余老是行家,您给瞅瞅?”“哦!”余老板顺眼望过去,眯起了睛,嘴里轻轻咦了声。“像是田玉的烟嘴啊。”“沁色自然包浆也是老的。”边说,余老上前来,色色的笑说:“美女能让我过过手不?”曾子墨手烟杆,转过玉首,玉脸上带着丝蕴怒。这个男人太没素质。着曾子墨不理会自己,余老板也不生气,反而凑近了脑袋,仔细细的打量曾子墨手里的烟。“吔,有点意思啊这烟杆…”“烟锅圆,烟杆扁,烟嘴白铜绿铜锈天生自然……至少也到民国了……”围观的人听了老板这话有些意动。要知道,在这年月,别说民国的玩意,是改开前的玩意都能叫古董了摊主何猴子一听,眨巴眨巴耗般的小眼睛,呐呐说道:“真是个物件呐?”这句话暴露了己的无知,边上好些个摆摊的贩全都围了过来,鄙夷的看着猴子。都是在送仙桥混生活的贩,谁谁谁的摊位上有什么,伙心底都清楚。在现在全民收的年代,就连一楼二楼那些个门脸大商铺里都没一件真货,猴子这个地摊上……那就更不提了!没想到,这个何猴子还有个民国的物件,这倒让其他贩们有些意外。余老板这个人送仙桥里大多老商贩都认识。生土长的本地人,原名叫余成。爷爷那辈是清水袍哥人家,境殷实,很早就是拆二代,后锦城大发展,一千多万的人口在一起,光靠那些茶楼商铺火城都能躺着吃到老死。吃穿不,就好文玩古玩这一口,养了群跟班小弟,美其名曰朋友弟,每天不是钓鱼麻将就是旅游会,过得很是潇洒

    魔法地球的最强召唤师
    开户在哪

    魔法地球的最强召唤师
    功能玩家

    玄幻  |  紫翠

    今天阴错阳差发生了一系统,让她埋下的生根发芽长了来,她真的心情愿的给李小一切。而现在着李小亮笨笨样子,让她又现了另外可爱一面。心里大喜欢。李小亮名,心里大呼人心海底针,还没哭完杂就了。林玉芳不意思的松开了小亮,说:“着你了没有?也不知道杂了”这会李小亮是反应过来了忙道:“哪里,怎么可能吓我,心疼倒是的。”林玉芳一红,连忙拿菜刀,接着做。灯光下,林芳那娇羞的样十分好看,想这样的一个女让自己亲了,在还给自己做吃,李小亮心不由一荡,他了口唾沫道:嫂子。”“干?”“你真漂。”“你啊,才子就会夸人。”李小亮看林玉芳的样子不由走上前一抱住了林玉芳“刀!”林玉赶紧的道。“哦。”李小亮紧松开,他把茬给忘记了。玉芳含情脉脉看了李小亮一,道:“小亮俺愿意给你…你等会,先吃饭。”愿意给。普实的话,一下让李小亮醒了。自己真现在要了林玉吗?如果要了这又算什么?情?通奸?先说自己能不能受这样事,难自己让林玉芳上这样的名声?绝对不行。果要林玉芳,要堂堂正正的了她。“玉芳”李小亮不自的改了称呼:你放心,我会你,堂堂正正。”切面叶的一顿,林玉芳起头,眼带泪。她抹了一下睛,道:“小,俺不奢求,想你对俺好就。”“说什么话呢!”李小的心被这个如的女子撞的要软有多软:“芳,你听好,是想要你,但娶你我绝不这做,这样对不你,也对不起自己。你等我等我出人头地等我风光的娶那一天。”林芳没说话,只默默的看着李亮,轻轻的点下头……第二一大早,李小给林玉芳留了钱,便头也不的向村外走去送他的林玉芳他都没有发现李家的院门开一个缝,李忠在门缝后看着一切,脸色很不好,重重的了口气。李小迎着刚刚泛白朝霞,心里充着斗志,脚下定而有力。李亮的目标是平县城,玉江看来更好些,但知道这样的市城市多是要求凭之类的。先个安身之地,手起家的人不一般都这样么其实李小亮选平罗的另一个因是想到了郑。虽不知道郑能帮的上帮不忙,但这事说准不是?那些抓林玉芳的大二黑之流,李亮并没有放在上。虽然听林芳说他们有照,但李小亮不信他们敢明目胆的去抓林玉,至于他自己那些人肯定没索,就算当面的也无从找起估计已不了了了。不过当李亮到了平罗县,却发现事情不象自己想的么顺利。首先李小亮在武装没有找到郑国武装部大门口站岗的,甚至有让他进武装的大院,只是没这个人就把搪塞了。李小心里疑惑但没办法,但退而其次去找打工地方。可谁知个时段,该招人基本都招了各个地方不缺。开始李小亮觉自己学的东不少,怎么也搞一份比较轻的工作。别人说他是上江师的也挺热情,一听他没有毕证,脸色立即同了。李小亮中悲愤难明。什么?!因为己爱上一个不的爱的女人,要自己这一辈陪葬吗?宁琳你背叛我与张栋搞在一起,我弄成这样,还要阴魂不散?张之栋,你爹是上江教育局长,你表叔中江省教育厅巡视员,让我不到毕业证,们不怕天谴么!我李小亮不!宁琳是她读时候的女朋友没想到……高务找不到,李亮便自动降低要求,谁知就他想当个文秘类的也被拒绝。任凭他说的花乱坠,人家是笑笑道:“再去别家看看”一句话,就发了他。技术要各种技术证,就管酒店的个门童职务都商务管理专业书或是厨师证李小亮就不明,一个门童与务管理有什么系,好吧,就这与商务沾点,但这厨师证是那门子的关?一天下来,小亮倍受打击只感心情郁闷寻思着是不是天真去应下酒洗碗工的活,是再找找,不不觉中居然溜到了县教育局口。看着那大威武上书平罗教育局的牌子李小亮一阵苦。原来在这世生存,并不是自己想象中那容易。如果正从上江师院毕,不留在上江院,大概要到个地方来报道然后被安排到一所学校里任吧。然后,以人师表的身份冠冕堂皇的来现自己当初那稚又热血的愿。自己是不是了这些,就干得别的?难道百无一用是书这句话正是说自己?李小亮些患得患失的着,随意找了个长椅坐了下。无意中转头他看到长椅附的一个中年人面带焦急的走走去,不时抬看看教育局的门,转身转到椅上,没过两种又站起来,次来来回回的动。看样子是到难题了,可小亮现在自顾暇,也懒得搭他。“大兄弟”怔神之间,边却响起一个中音,李小亮头一看,刚刚那个中年人正脸讨好笑着看自己。“大兄,我想问你个。”李小亮一,不由苦笑了下道:“老哥我也是刚来这地方没多久。“啊?”中年有些惊讶的模,上上下下打了一下李小亮道:“没看出啊,看你穿着还以为你不是教育局的人,该是附近的。中年人很客气逊的样子,却象是有什么急,这样说话估是病急乱投医心理。李小亮了摇头,也很礼貌的道:“别客气,没事我不是县城的是到这里找工的。”“找工的?”中年人睛一亮,似是到了什么,动敏捷的坐到了小亮的身边:小兄弟看起来个挺有文化的,你是想找啥作?哪里毕业?”李小亮奇的看了看中年,心说象他这穿着蓝色中山看起来挺扑实人,也不能相啊,说什么看来挺有文化的这还能看出来这口气象是忽人的骗子。李亮的脸色冷了来。“哎,大弟,我不是坏,我是老师。中年人看李小的脸色有些急,从口袋里拿一个红色的小本,递到李小面前道:“民教师,这是我证件,你看看”李小亮心里乐,今天没少给他要证件,想到晚上却有给他看证件,个世界还真的奇妙

    男人三十,身不由己
    优势演示

    男人三十,身不由己
    软件优势

    玄幻  |  流可沫

    “这是午休的地方。”方园长指一扇关着的纱门说。跟着方园长进去,杜睿琪看到了一个完全不样的世界。小小的床、小小的被、小小的桌子、小小的枕头……像白雪公主看到七个小矮人的家的,杜睿琪觉得太吃惊了!床是通汽车造型的,被子也是卡通的一切都是那么可爱!这里的孩子是太幸福了!参观完了整个幼儿,方园长把杜睿琪带到了自己的公室。“来,杜老师喝茶!”方长热情地给杜睿琪端来一杯茶。睿琪有点受寵若惊,接过茶杯不意思地说:“谢谢!”“杜老师得我们幼儿园怎么样?”方鹤翩脸上还是灿烂如花。“太好了!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么美丽的幼儿,就像一个童话世界!”杜睿琪了一小口杯子里的水说。“喜欢里吗?”方鹤翩目光炯炯地看着睿琪,似乎要从她的脸上打捞起么。“喜欢,太喜欢了!”杜睿难以抑制自己的兴奋。“想没想来这里工作!”方鹤翩的眼睛是么定定地看着杜睿琪,意味深长“……”杜睿琪顿时睁大了眼睛着方园长。“没有想过,这里好离我比较遥远——”杜睿琪不敢方园长的眼睛,她是一个村完小教师,和县城最好的幼儿园似乎本打不上边儿。“呵呵,只要你意,我来促成这个事情!”方鹤开门见山地说。“这……我当然意,能来这里工作是我做梦都不想的事情!”杜睿琪感觉自己真是在做梦。“好,那就这么说定!我来负责你的调动!”方鹤翩了拍杜睿琪的肩膀说。两人正说,从外面走进来一个年轻男子,高瘦瘦的,显得有些弱不禁风。妈。”男子对着方鹤翩叫了一声“志华,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是杜睿琪老师。这是我儿子丁志。”方鹤翩站在杜睿琪和丁志华间。“你好!”丁志华走过来握了杜睿琪的手。“你好!”杜睿有些怯怯地说。“你们聊着,我点儿事。”方鹤翩站起来朝外面去。房间里只剩下杜睿琪和丁志两个人,杜睿琪顿时有些窘迫起,不知该怎么办?只得端起茶杯水。“听说杜老师的课上得很不,真想去听一听。”丁志华打破沉默。“方园长夸奖,我觉得自还有很多不足。”杜睿琪有些不意思。“杜老师是在哪个小学教?”“画眉镇杜家庄小学。”杜琪始终不敢直视丁志华的眼睛。志华却是一直盯着杜睿琪看着。个姑娘还真的像妈妈所讲,不是标致,但是很耐看,而且是越看好看的那种。尤其是她全身散发来的那股朝气,让人感觉很舒服和他之前交往的那些女孩很是不样。“杜老师下午有空吗?要不陪杜老师去外面逛逛?”丁志华。“谢谢,我下午还要赶车回学去,对不起。”杜睿琪不知方园这样安排究竟是何用意。难道是…想到这个有可能的后果,杜睿心里顿时紧张起来。杜睿琪站起往外走,刚走到门口,正好方园从走廊的那头走过来。“方园长我想先回去了。谢谢你!”杜睿说道。“好,那让志华送一下你。志华,你送杜老师回教师进修校去。”方鹤翩对丁志华说。丁华跟着杜睿琪往外走。杜睿琪觉很别扭,两人之间没有什么话题就这样走着很尴尬。丁志华有一没一搭地跟杜睿琪聊着,但是杜琪都提不起兴趣。眼看就快到教进修学校的门口了,杜睿琪停下,说:“我到了,谢谢你!”“老师下次过来可以到我单位去喝,我在县广播电视局上班。”丁华说。“好的。”杜睿琪收拾好己的东西,坐上了开往画眉镇的共汽车。一路上,杜睿琪都在琢着方鹤翩的话,为什么要给自己调动?为什么又要让丁志华出现办公室?难道把自己调过去,是了她的儿子丁志华?可是按丁志的条件,找一个像自己这样的乡老师应该是很容易的,为什么偏要看上我?杜睿琪闭上眼睛,眼尽是丁志华和方鹤翩的样子。本这趟进修学习让杜睿琪觉得自己像插上了翅膀的小鸟,感觉就要起来似的,可是想到这背后的事,杜睿琪的心里却很难平静。再上前不久家里发生的那件事情,睿琪迫切想走出杜家庄,走进县里的渴望更加强烈了!现实告诉,留在杜家庄,她丝毫不能改变里人的命运,不能更好地保护自的家人!只有走出去!可是,自走了,朱青云怎么办?方园长能面动用她的关系为自己搞调动,里面一定不会很简单,如果不是了自己的儿子丁志华,她犯得着么做吗?可是这个丁志华在杜睿眼里,却丝毫没有吸引自己的一魅力。人长得不赖,可就是感觉少了点什么。而且自己和朱青云经感情很深了,难道能说断就断想到这些,杜睿琪感觉心里很乱生活还在继续,杜睿琪每天照例课,和朱青云也一如既往地好着只是心里总有个疙瘩似的,不捅似乎不存在,可每当夜深人静的候,方鹤翩和丁志华的脸就会出在眼前,想走出杜家庄的愿望就是那么的强烈!大概过了一个月右,校长通知杜睿琪去余河县一听课,说是县教研室点名叫去的杜睿琪来到余河县第一小学,发原来是学校的开放日。观摩活动束后,教研室主任李良田把杜睿留了下来。两人聊了一会儿观摩的话题,李良田突然问道,“上见过方园长的公子,你觉得怎么?”“挺好的!”杜睿琪心里思了一下,笑着说。“呵呵……”良田听杜睿琪这么说,爽朗地笑起来,“杜老师啊,不瞒你说,这个老同学找媳妇的眼光可高着!这个县城里,多少女孩子愿意给丁志华啊,可是方园长就是看上。你啊,是她唯一看上而且十喜欢的人,更关键是志华上次见你之后,感觉非常好。杜老师,不可失啊!你也知道,方园长就么一个儿子,女儿已经出嫁了,给了余河县一中校长姚天明的儿,那也是家大业大的主啊!方园的爱人是县广播电视局的副局长这样的家庭条件可是难挑第二个。”杜睿琪笑了笑,没有言语,些她也早就知道了。这样的家庭件,朱青云是无法和丁志华相比。“方鹤翩跟我说,过两年她也退休了,现在幼儿园的副园长一一直空着,她就是在等合适的时提一个自己需要的人上来。这样就可以顺利交接了。你要是嫁给志华,前途无量啊!”李良田意深长地说。原来方园长是想调自过去接她的位置啊!杜睿琪心里是无法淡定了

    庞大世界
    ios游戏下载网

    庞大世界
    安卓版体彩

    玄幻  |  舒展

    就这样来回了几次,明姿画于忍无可忍了“龚曼丽,你有完没完?”她刚给你打了话?”电话那竟然传来了司琛低沉阴鸷的音。明姿画一,没有想到司琛这个变态居会主动给她打话,这是太阳西边出来了?姿画还来不及应,司绝琛的音又接着传来“微博上的事是你干的?”来他是代小三师问罪来了!是说怎么太阳西边出来,司琛竟然主动给打电话了呢。你不是都知道吗?”明姿画冷地笑道,没算隐瞒他。既司绝琛打电话提到此事,肯是事先已经调清楚了,她再辩反而显得愚可笑了。“这事我不会管,前提是,你不太过界。”隔半响,司绝琛然意味深长的告出声。明姿差点以为自己了幻听了,她了瞧手机屏幕的来电显示,定跟她通话的是司绝琛没错可是司绝琛是然抽风了,还大脑被驴给踢?龚曼丽不是一直捧在手心的三儿吗?怎他已经知道了博上的事情是背后做的手脚竟然也不管?你……”明姿不确定的出声摸着下巴,只得事有蹊跷。绝琛并未给她多思考的时间他低沉阴鸷的音,落下一句:“这周末我过寿,到时候记得去!”说,就挂上了电。明姿画只觉莫名其妙,再确定司绝琛是子抽风了。突给她打电话,是为了三儿兴问罪,倒像是意通知她去参他爸寿宴似的可是他难道不道,他那个爹最看不上眼的是她这个儿媳?明姿画以小红的身份嫁进家,被他家上各种不待见。绝琛在外面沾惹草,一直冷她这个正牌老,她那个婆婆接视她为传宗代的工具,要为她那个残疾儿子,借种生。而她那个自为了不起的商枭雄的公公,更加瞧不上她。明姿画记得己还是刚嫁给绝琛那会,见她这个公公一,之后就互相不见为净,再没有往来过。想到司绝琛突通知她去参加父亲的大寿,是几个意思?实在想不明白索性闲着无聊上网浏览网页明姿画这段时都在忙着“伊”仓库失火赔补货的事情,功夫上网关心些八卦。这会去一看,简直她惊了一跳啊娱乐八卦跟新头条,都是龚丽跟一个叫菲的新人掐架的。本来这女明之间互掐的事并不是什么大了的。可偏偏个菲菲近来经被报道,跟司琛深夜出入酒,俨然就是司琛近来力捧的欢啊。这龚曼算是娱乐圈里资深大牌了,然跟一个新人不和,甚至传龚曼丽在片场负这个菲菲的闻,很明显就她仗着自己这年在司绝琛身最得宠的资历公然教训了这勾引了司绝琛小四,结果被拍下了这一幕大了报道。明画终于想起来个菲菲是谁了不就是那日她“云端”,找绝琛要季影倩时候,待在他边的那个妖娆女吗?这女人晚就跟司绝琛去开房了,第天龚曼丽打电来挑衅她,明画就顺带跟她了提那个妖娆女跟司绝琛昨去开房的事情没想到龚曼丽然这么沉不住,这就冲上去训了。只是她想到的是,这她出手了,司琛居然没有站那边。而是放她跟这个叫菲的女人互掐,之不理。就连次老爷子过寿司绝琛也没有往年那样邀请曼丽做女伴陪,而是特意打话通知她明姿过去。看样子次龚曼丽是真惹怒了司绝琛明姿画疑惑的着,打开手机录微博,终于到了答案。她天没登录微博没想到她用小发的那条微博已经炒的这么沸扬扬了。这明姿画之前完没有料到的事。虽然之前她的微博一时很,给龚曼丽招了不少黑粉,到底龚曼丽在乐圈混迹了多,脑残粉还是根深蒂固的,然有些许的影,但毕竟动不她的根本。再上明姿画之前然形容的有声色,可到底没拿出什么实质的证据,那些捧龚曼丽的脑粉们,自然怎都不愿意相信己偶像做小三傍大款的事实可是她几天没录微博,发现有几个小号顶她之前发表的子,还别有用的将最近龚曼跟新人菲菲掐的事情,放大贴了上去。图并茂,有理有,想让人不信难。微博底下评论区一时间直炸开了锅。不少人纷纷留揣测,龚曼丽训新人菲菲,否是因为这个菲菲的新人,了龚曼丽的金,所以龚曼丽羞成怒?而新菲菲的金主是?最近看娱乐条都知道,她在正跟司绝琛绯闻,两人打火热呢。所以包养龚曼丽的位神秘的已婚商,其实是司琛?这下原先多不信龚曼丽上已婚富商的残粉们,也开动摇了。又有扒出龚曼丽傍司绝琛的好几可能性及以往证据,简直是揭他俩的关系难怪司家老爷过寿,司绝琛不敢再带着龚丽出席了呢

    生活进行曲
    怎么样

    生活进行曲
    是什么样的

    玄幻  |  慕枭璃

    看着婉儿逐渐远去的倩影,我没由的感觉到一阵难过,我想对她我喜欢你,但是我怕会遭到她的屑和取笑。今天又是一天都没好听课,下午还来了一场数学考试我心里当时烦透了,就只把十二选择题全写了a,然后趴在桌子上想睡一会儿,可一闭眼,想到的是婉儿,搞得我心烦意乱的。好次我都想和婉儿说句话,可她一冷淡,理都不理我。一放学,婉背起书包匆匆离去,我作业都没得及装进书包里,背起书包追上儿。婉儿停下脚步,冷冷的说,别跟着我,回家我和你做就是了”然后她整理了下衣服,往她房走去,我见状赶紧跟了上来,老说,这是婉儿从小到大第一次主让我进她卧室,卧室很美,有一少女初恋的感觉,房间的墙壁被刷成粉色的,上面还贴着薛之谦海报,桌子上还摆放着哆啦a梦的手办。我一把抱着婉儿把还没反过来的她扑向她那柔软的大床,始摸上了她那并不凸起的胸部,着婉儿发出一声惊呼,脸色更加红了,我捏了捏她的胸部,喃喃:“这么小……”一听这话,婉可不愿意了,本来沉浸在享受中她脸色一沉,把我推开。“婉儿对不起,我说错话了。”我急忙歉。婉儿神情淡漠的看了我一眼不再理我,穿好衣服开始往房间走去。我急了,一把拉住婉儿,胁道:“你要是再不和我做的话我告诉爸妈那件事了啊。”婉儿恶的盯着我看了许久,她大声对吼道:“你去告啊,你去告啊,会拿这件事情欺负我,谢伟他们负你,讹你的钱时,你怎么不还?就会欺负我一个女生?李玥,真贱,不是男人,怂包。”我愣了,这是婉儿第二次说我怂包,一次是因为我怕灵儿,一个女生而这一次是因为我只敢欺负她而敢和那些欺负我的人还手。“婉,我……”“我去洗个澡,洗完后陪你做,记住,做完后你我再相欠,你再也不是我哥。”婉儿对着我,冷冷的说道。其实,仔想想,我之所以会被谢伟欺负还拜婉儿所赐,从高一上学期就找的同学欺负我,导致同学们觉得很好欺负,有事没事就来整整我等了一会儿婉儿见她估计还要待才出来,闲着我也是无聊,索性起了她的电脑,她的电脑一天都关,只是把显示器给关了,我打显示器,再打开qq,刚想登陆的时候,我看到上面那个qq号设置的是记住密码,这个qq昵称为羽落夜的就是婉儿的号。本来吧,是不想碰婉儿**的,但是今天我不知道怎么了,鬼迷心窍的登陆她的qq,刚一上去,婉儿的小窗口就滴滴滴的响个不停,我看到友列表有个备注为灵儿的头像闪不停。我本来想着打开看了一眼关掉的,但是我看到林灵儿给婉回复了一句:你的事情就是我的情,我当然会帮你办妥的。我不得有些好奇了,打开消息记录看起来,这一看,我可傻眼了。羽夜:在吗?灵儿:嘻嘻,婉儿,什么事找姐姐?(坏笑)羽落夜帮我个忙,你找人教训下我们班谢伟和我们组长陈亮。灵儿:他怎么惹你了,我的小婉儿?(愤)羽落夜:今天早上我一来,他欺负我同桌,而且诽谤我,让我全班同学难堪。灵儿:哦?同桌就是你说的那个怂逼男?怎么,喜欢上他了?上学期的时候还是让外班的一些人教训他来着。(笑)羽落夜:不是不是,身为我同桌,被别人欺负,我感觉很丢的,而且那些人诽谤我说我被人过,哎呀,你就帮帮我。灵儿: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当然会你办妥的。我脑袋“嗡”的一下一片空白,除去最后一条消息是儿前几分钟发来的,其余的对话是今天上午上课期间用手机聊的也就是说今天一天,婉儿都在为的事操心。虽然字里行间中并没明确的表明是在为我出头,甚至我丢她脸了,但是我知道,她还帮我的。我突然觉得自己真他妈贱,还是个傻逼,婉儿在帮我,却只想和她做那事儿,真他妈畜都不如,还误解谢伟曾经是受婉指引才来欺负我的。这时,婉儿洗好澡了,推开门进来。我暗道声糟糕,此刻还打开着她的qq,上面还挂着林灵儿的聊天窗口,急之下连忙按ctrltl键锁定qq。“你……你翻我qq?”婉儿刚进门后,看到她的qq被挂着,不过是我锁定qq后的界面。我赶紧把她qq关掉,然后撒谎说,“没有,我是等你等的太无聊了想玩会儿游戏,刚打开显示器,现你qq在线,就想帮你退了,这时候你进来了。”婉儿满腹狐疑盯着我看了好久,她也不确信是是今天早上上学之前忘记关qq了,她把我拉了起来,自己坐在电面前登陆上qq,一页页看了看她的好友列表。不过也看不出什么因为在锁定qq状态下是能查收到好友发来的消息的,我退出后,算婉儿在登录qq,那灵儿闪烁着的头像也自然停止了跳动。“谁道你藏在哪了。”婉儿把手机还我后,嘀嘀咕咕的说,这句话其连她自己都不太相信,只是给自找个台阶下罢了。“好了,来做。”婉儿犹豫了下,然后又躺在上,闭上眼睛说道。我一愣,说“我没拿照片威胁你啊。”婉儿了我一眼,然后脸色红扑扑的说“这次算是给你的奖励,如果表好了,还有……还有下次。”我听这话,一脸兴奋的扑向婉儿,一把搂住她,开始疯狂的亲吻她小嘴、脸颊、脖子,然后伸手握那并不凸起的胸部。婉儿呻吟了声,眼睛迷离的看着我,然后主地朝着我下面摸去。我也等不及,刚想把她衣服全脱光的时候,厅门开了,然后一道声音从外面进来,“婉儿,今天妈妈提前回了。”我和婉儿被吓得脸色都煞煞白的,我俩现在衣衫不整的模被抓住,肯定死定了,婉儿可能事,我估计会被再次撵出去。“赶紧先出去帮我应付着,我得整下头发,而且我腰带被你弄掉了得好一会儿才能弄上。”婉儿脸红扑扑的,她踢了我一脚,说道这就是男性与女性之间的区别了现在这个春末夏初的季节,我穿就一件牛仔裤和薄外套,穿起来肯定比婉儿穿连衣裙再整理她那微散乱的头发要快。我也照做了麻利的穿上衣服裤子后赶紧走出。“哎,玥儿你怎么在婉儿的房内?”养母此刻刚换完鞋子,见从婉儿的房间内出来,有些惊讶“噢,我问婉儿借根笔,我笔忘学校了。”我赶紧扯了个谎,脸红心不跳的说,现在我心里真是恼,都怪养母回来的不是时候,不回来晚不回来,偏偏让婉儿把火给勾上来了的时候回来